猎命师cosplay组图-北京九把刀粉絲聚會作品-烏拉拉把妹記

Giddens小說相關圖檔作品相簿

版主: rubber_captain, 天平上的貓

猎命师cosplay组图-北京九把刀粉絲聚會作品-烏拉拉把妹記

文章真·弯弯 » 週三 6月 10, 2009 5:43 pm

去年北京的蟬堡QQ群聚會的副產品
在宜家亂轉的時候臨時起意想要拍這一組照片
哇哈哈哈,結果其實還是不錯的,在完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能出這樣的照片,果然我是很偉大的攝影師和後期製作者啊~~瓦啊哈哈哈
大家看照片吧,呵呵呵~~
演員的名稱是我們群里的名號,全部都是刀大小說裡的人物和命格的說,呵呵呵

ps:因为是临时决定的,有很多道具什么的都没准备,對於外景地的選擇也沒有更多的條件,也没有仔细的温习文章的内容,靠着大概的记忆拍的照片,回家修的时候才发现情節什么的缺失了很多,没办法啦,这次就先对不起大家了,呵呵呵,以后还有机会的话,我们会做的更好的~~谢谢观赏




文章原稿:獵命師卷四-续四面楚歌的逆击
拍攝地:北京北四環宜家家居
coser:
神谷cn文姿
烏拉拉cnSamael(綽號熟女)
狩cn毛冉
賽門貓cn百鬼夜行
攝影師以及圖片後期:彎彎



续四面楚歌的逆击
1
深夜。
营团地下铁日比谷线,东银座站A3出口附近,某问昏昏暗暗的小租书店还不肯打烊。


圖檔
乌拉拉日语的日常会话还不错,但阅读能力只有粗浅的程度,所以乌拉拉喜爱从各式各样的读物修习他的阅读能力。当然了,漫画是乌拉拉最好的选择,二十四小时营业的租书店更是深夜不眠的窝身之处。
此刻乌拉拉正翻着他最喜欢的经典漫画,《二十世纪少年》。


柜台后,一个戴着眼镜、梳着马尾的高中女生,正聚精会神地看着尾田荣一郎最新的连载“FinalDestination”。继《恶魔果实》后,尾田大师又开创了新的超能力形态。
应该把猎命师这种吊翻了的异能设定告诉尾田。画成很了不起的漫画吧?肯定会疯狂大卖!乌拉拉心中嘀咕。
但随即摇摇头。
不,猎命师的故事充满了阴暗又晦涩的拉扯,这样扭捏的桥段尾田大师一定不会接受的。所以还欠了个结局。
“欠了个,正义战胜邪恶的超热血结局。”乌拉拉深呼吸,精神一振。
就是这么一回事。
圖檔
真·弯弯
哈棒國奴隸
 
文章: 4
註冊時間: 週三 6月 10, 2009 1:02 pm

Re: 猎命师cosplay组图-北京九把刀粉絲聚會作品-烏拉拉把妹記

文章真·弯弯 » 週三 6月 10, 2009 5:47 pm

不过在实践这个热血结局之前,这位年轻的准英雄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因为一个好的漫画故事,不可能只有打打杀杀,血喷得到处都是。还要有更多更多的美好元素绵密在里头。

例如……
圖檔


“神谷同学,最近还有什么好看的漫画么?”
乌拉拉在柜台前翻看,搭讪着打工的马尾女孩
马尾女孩还是沉浸在漫画的世界里,眉头有点纠结。不知道是剧情太吸引人,导致不想理会乌拉拉,抑或是太过专注,根本没听到乌拉拉的招呼。

乌拉拉也习惯了。在短短的时间里,他造访这间漫画店二十六次了,对这位胸前挂着名牌的神谷同学一贯的冷淡,他见怪不怪。

甚至,他没听过神谷说过一句话。这样的挑战实在太迷人了不是?





圖檔

“对了,我没交过女朋友,有没有哪一种漫画在教怎么交女朋友的啊?”乌拉拉的食指与中指像两只脚,慢慢爬阅着放在柜台前刚刚归还的漫画。
神谷同学头没抬起,随手往那排漫画前一点、一点、又一点。
“《电车男漫画版》、《好逑双物语》、《去吧!稻中桌球社》……喂!不是吧?《稻中桌球社》是去死去死团的圣经耶?”乌拉拉顺着神谷同学的手指念道。
神谷同学还是没抬起头,拿起桌上的饮料罐,就着蓝色的吸管咬。
一根吸管早已被咬得歪七扭八。
多么可爱的习惯呐——乌拉拉心道。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乌拉拉对冷漠的神谷有种奇怪的好感。或许是因为哥哥的关系,乌拉拉偏执地认为冷漠的底层,一定孕育着比常人更奔放的热情,跟真诚吧。
不过,也许重点根本不在于上一段心理学式的破烂分析。更可能的是,乌拉拉根本就是彻头彻尾的马尾控。
所以乌拉拉绝不轻言放弃。
“你蛮有个性的耶。”乌拉拉笑。
“………"


圖檔

‘街上不是有很多教人家怎么谈恋爱的小册子吗?上次我看到里面有个理论。说女孩子越不理你,你就越有机会,因为女孩子都喜欢被追,喜欢看男生不屈不挠地追求自己。如果一下子释放太多善意的话,恋爱就太没意思了。”乌拉拉搔搔头。
“……”
暗示得这么明显,还是不管用?
乌拉拉不气馁,决定采取另一种策略。

‘‘说到书,我最近买了一本书,叫《超简单!你也可以学会超能力!》,怎么样?听起来就超吊的吧!里面还有在教人怎么从腋下喷火喔!腋下喔!’’乌拉拉呵呵笑道,希望白烂的内容可以让神谷同学有点反应,即使是在肚子里暗笑也好。
但没有。
恋爱是残酷的。
还没开始的恋爱,更是残酷到爆。
也许该去街上猎个什么“恋爱达人”、“我不尬意告白失败”之类,搭讪必备的佳命吧?
‘‘看来今天还是失败了。对了,你会不会讨厌我啊?”乌拉拉很认真地看着神谷同学。
神谷同学还是专心地看着手上的漫画,然后持续咬着快要烂掉的吸管。
“不可以讨厌我喔。”乌拉拉搔搔头。
东京的夜猫子不少,在刚刚穷极无聊的对话间,一楼已经满座。
拿了两本漫画《刃牙》跟《死亡笔记本》,自己在会员刷卡机上用卡片一刷,乌拉拉有些丧气地往漫画店二楼走去。


一上楼,乌拉拉就感觉到空气里有股不寻常的扰动。
那扰动的意念很矛盾,也很复杂。有焦躁不安的紧张感,有内敛的无奈。
如果矛盾失却了焦躁的平衡,危险的扰动就会停止,变成实际的行动。
圖檔

乌拉拉很快就发觉了问题所在:一个非常胖的家伙,独自占据了一整张沙发,沙发上放着两个打 开的比萨盒,手里拿着一块比萨,嘴里咬着一块比 萨,肥肿的脚旁堆着各式各样的空饮料瓶罐,刚刚显然大吃特吃了一顿,而且还没结束的迹象。
真·弯弯
哈棒國奴隸
 
文章: 4
註冊時間: 週三 6月 10, 2009 1:02 pm

Re: 猎命师cosplay组图-北京九把刀粉絲聚會作品-烏拉拉把妹記

文章真·弯弯 » 週三 6月 10, 2009 6:10 pm

圖檔

但胖子的眼睛早已无法全神贯注在漫画上。胖子的眼睛,焦躁地落在另一张放在角落里的黑色沙发,一个满头红发的高瘦男子。


圖檔

红发男子戴着墨镜,手里卷了一本泛黄的《灌篮高手》,神色颇为无奈。想必是感受到了死胖子眼神的压力,想要低调不予响应,却又没有选择。


“两个,都是吸血鬼啊。”乌拉拉搔搔头。 而且,还是两个不对盘的吸血鬼。乌拉拉绝对不想造成神谷同学的困扰。


于是乌拉拉走向红发男子。本能地,乌拉拉觉得红发男子似乎在竭力避免 冲突,应该可以沟通。乌拉拉拿着漫画站在红发男子前,一动不动, 打量着他。

圖檔


“你是猎人吗?”红发男子墨镜后的眼睛更无 奈了。口音有些奇怪。
“不算。”乌拉拉。



不算的话,那你可不可以帮我跟坐在那里的
猪沟通一下。”红发男子耸肩,示意自己可没打算
动手。
“你的口音不像本地人。”乌拉拉歪着头。
“你也不是。”红发男子不是很想搭理。
“我去的话,你愿意好好看漫画,其他什么也
不做么?”乌拉拉问。
他并没有要求眼前这位吸血鬼立刻滚蛋,或是
说什么限你几秒消失在我的视线内这样的屁话。因
为乌拉拉注意到,红发男子手中拿着的是《灌篮高
手》第二十集。

据印象,这一集的内容,是湘北高
中与陵南高中为了抢最后一张IH全国大赛的门票,
拼斗到最关键时刻的一集。逼迫看到第二十集的
人……或吸血鬼拔起屁股离开漫画店,根本毫无道
德可言。即使早重看了好几遍。
“我不喜欢你说话的态度。”红发男子。
“……”乌拉拉皱眉,原以为已经做出不错的
让步。
“不过算了。我接受。”红发男子翘起脚,不再
理会他。
挺有个性的吸血鬼嘛。
乌拉拉转身,想去跟死胖子吸血鬼沟通沟通
时,却突然猛拍自己的脑袋。
“你看起来很会把妹耶。”乌拉拉回过头来,没
头没脑来上这么一‘句。
“一般般啦。”红发男子随口答,看着漫画。
“以后也会常来这间漫画店么?教我两招吧?”



乌拉拉认真。
“……你打扰到我了。”红发男子不耐。
乌拉拉只好悻悻离去,依约迎向另一双充满不
确定意念的眼睛。
从刚刚,死胖子吸血鬼便一直竖耳倾听乌拉拉
与红发男子的对话。所以他很清楚乌拉拉走过来的
含意。
“……”死胖子吸血鬼看着乌拉拉,嘴里没有
停止咀嚼的贪婪动作。
真·弯弯
哈棒國奴隸
 
文章: 4
註冊時間: 週三 6月 10, 2009 1:02 pm

Re: 猎命师cosplay组图-北京九把刀粉絲聚會作品-烏拉拉把妹記

文章真·弯弯 » 週三 6月 10, 2009 6:13 pm

圖檔


乌拉拉瞪大眼睛,下颚渐渐松脱。
“狩?”乌拉拉骇然。
死胖子吸血鬼嘴角微扬,表情有些得意,有些
局促。
“不是吧?”乌拉拉不敢相信,才几天不见,那
个瘦弱孱小国中生模样的狩,就已经吃成一头大肥
猪了。
“是啊,几天不见了。”狩胡乱将手里的半块比
萨片塞进嘴巴里,另一只手不动声色将大屁股旁的
比萨盒给盖住,不让乌拉拉看见里头还有没吃完的
蟹肉海鲜比萨。
“我劝你还是别动歪脑筋。看你现在这副模样,
应该活得挺不赖的才是。人要知足,吸血鬼也是。
当吸血鬼嘛,有得吃就行,别整天学人家打打杀杀
的。”乌拉拉说得轻松,却省下了一句心照不宣的
话没讲。
如果被我看见你露出吸血鬼的牙,我毫无疑问
将把你杀掉。
“……”狩大口灌着可乐。
要血浆?到处都可以找得到。而且这世界上有
太多东西,好吃的,非常好吃的,跟非常非常好吃
的,每一样都等着他去吃。
要像以前那样胡乱杀人,真的是没那个时间。
“你也是战斗经验丰富的吸血鬼了。先不说你
现在没办法从嘴巴里拉屎,就算可以,你也打不过
那个红头。”乌拉拉用讨论的语气。
嘴巴这样说,却是向战斗经验丰富的狩征询看
法。
“他不是日本吸血鬼。”狩眯眼。
“我也听出来了。”乌拉拉。
狩警告:“鬼鬼祟祟到东京,不知道肚子里藏
着什么坏水。总之味道不对。曾经身为十一豺,我
必须警告他离开,否则我就要通知我过去的同伴,
问问他来这里的理由。”没有否认乌拉拉的观察。
“曾经?你已经不是了么?”乌拉拉。
“不是了。我老板叫我爱干什么就干什么,他
们另外找时间办个比赛选出新的杀手,代替我在十
一豺的位置。”狩说,吸吮着沾上酱汁的手指。
他口中那位听起来随便行事的老板,自是牙丸
禁卫军的副队长,阿不思。 。
“喔。”乌拉拉有些踌躇,但还是开口:“大家
都是爱看漫画的同道中人,加上楼下那个很可爱的
店员是我喜欢的那型,你在这里开打,不是很好
吧?以后她没工作了,我养她啊?”并不想真的威
胁狩。



毕竟 狩已经知道 自己 不 行 了,才会一直迟疑要
不要像过去那样战斗,却碍于感受到红发男子不是
泛泛之辈,故进退两难。对于已变成一头猪了的狩,
善良的乌拉拉不认为有用威吓性言语剌伤他的必
要。

圖檔

“随你便。”狩哼哼拿起漫画,说:“叫他别在
附近乱来,我也不会过去动他。”又喝空了一罐重
量杯的超大可乐。
乌拉拉笑笑,想找个干净的沙发坐下,东张西
望。
“大概第八。”狩看着漫画,是美食的经典《将
太的寿司》。
“嗯,谢啦。”乌拉拉头也没回,只是挥挥手。
狩并没有忘记,要告诉自己他在十一豺之间的
实力排行。
乌拉拉精挑细选,开始翻手
上的异种格斗漫画《刃牙》。
两个吸血鬼,一个猎命师,就这样相安无事过
了一个小时,各自活在小小方格的黑白图画里,谁
也不打扰谁。期间狩还打了一通电话,叫了大阪烧
的深夜外卖。
墙上的时针走到凌晨三点零六分。
红发男子打了个呵欠,看了看表,有些诧异地
皱眉。终于起身,看样子是要趁天亮前回到投宿的
地方。
狩连多看他一眼都懒。
“保持神秘。”红发男子下楼,经过乌拉拉的时
候突然开口。
“保持神秘?”乌拉拉一愣,这才想起他要这
个酷男传授一两招把妹的技巧。
“每次都能让对方揭开一点自己,却又要保持
新鲜的神秘。”红发男子慵懒地解释,踩下阶梯就
走了。





神秘啊……太深奥了。
乌拉拉想了想,认真想了想。
刚刚独自去逛大街的绅士不知从哪里溜出来,无声无息来到乌拉拉的脚边,眯着眼睛磨蹭。乌拉拉伸手按摩绅士的颈子。
十分钟后,乌拉拉也下楼。
将漫画放回原处,乌拉拉走到他光明正大暗恋的神谷同学旁,神谷同学已经没在看漫画,而是在做学校的参考书习题。一贯的专注。
绅士抬起头,看着它笨拙的主人。
乌拉拉若无其事地说:“咦,这么晚了?渴了吧?店里都是汽水那类的饮料,一直喝实在不健康。你有想喝什么吗?我去买。”
神谷同学没有理会。乌拉拉这番说词实在了无新意。
“如果介意我请客的话,可以把钱给我啊。我只是方便。”乌拉拉用很无聊的对话,酝酿着等一下的“神秘”。

神谷同学还是专注地看着参考书上的数学式子跟三角图形,唯一可辨识的反应,就是手里抓着一罐喝到一半的可尔必思,摇了摇,用咬到快烂掉的吸管勉强啜了一口。算是答案?

圖檔

乌拉拉注意到柜台后,有一台简单的塑料打火机。
“有没有火,借一下?”乌拉拉愁眉苦脸,却没有从怀中拿出香烟,只是伸出手。
没有习惯抬起头的神谷同学,果然只是拿起打火机,下意识地平举,点火。
乌拉拉的手指靠近打火机上的廉价火焰,一个凝神。
“啊!怎么会这样!”乌拉拉大叫,手指冒火。
神谷吲学一个大惊,转头看见乌拉拉捧着“着火”了的右手食指,惊惶失措地猛甩。
猛甩,可是那卷上手指的火焰却没有平息的迹象,反而扩大到整个手掌,将血肉包困在红到发青的火里。
神谷同学没有多花一秒钟在呆看上,她果断地拿起角落的灭火器,想拔开拉掣,却因为灭火器太久没有使用,拉掣拴得特紧,神谷同学一时打将不开。
这女孩子,百分之百吓坏了。

“快拿刀来!把我的手砍掉!不然这火爬过来就糟糕啦!”乌拉拉五官扭曲,语气痛苦,左手抓住右手上臂,将着火的右手递到不知该如何是好的神谷同学面前。

砍掉?神谷呆住。
“要不然就吹一下!吹一下!”乌拉拉痛到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当然是假的。
吹?吹一下?神谷吓坏归吓坏,却没有浪费时间在理解乌拉拉毫无逻辑可言的荒谬要求上.拿起可尔必思就往乌拉拉的火掌上倒下。
当然没用。
乌家的火炎掌如果可以被区区可尔必思给浇熄,那也甭混了。
“我叫你吹一下!吹一下就比较不痛了!”乌拉拉痛到膝盖都弯了,浑身大汗。绅士抬头看着耍白烂的主人,眼睛里塞满了问号。
神谷六神无主,只好依言往乌拉拉的火掌一吹。
熄了。
神谷愣住。
乌拉拉也愣住。
绅士的鼻孔则不屑地喷气。
“你……你是怎么办到的?”乌拉拉抢先开口,语气错愕到翻掉。
“……”神谷怎么可能知道。
明明就是乌拉拉要她吹一口气,莫名其妙地,火就这样熄了。
这一口妙到毫颠的气,让神谷完全忘记乌拉拉的手是怎么被打火机给烧起来的。
“看起来完全没事耶!”乌拉拉赞叹不已地看着没有损伤的右手,左翻,右翻,上看,下看。竟是一点烧烫伤的痕迹都没有。废话。
神谷的眼神充满要命的困惑,脖子都歪了。但随即醒悟似的,猛然低头,专注在她的数学参考书上。
乌拉拉笑笑,不以为意。
都已经做到这样了。在女孩应该异常好奇的时候,却极度压抑的冷若冰山,一定有某种欲擒故纵的恋爱暗潮在。不可能毫无感觉的,是吧?
“刚刚真是多谢了。”乌拉拉甩甩手,一脸逃过一劫的庆幸。

即使神谷画在参考书上的笔没有颤抖,鸟拉拉却听见神谷的心还在剧烈跳动,根本没有平复。神谷在想什么呢?在想自己为什么会突然着火?还是表演魔术?还是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看见的幻觉?
无论如何,所谓的神秘感,应该已经种在神谷对自己的印象了吧!?
“欢乐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又到了时间说掰掰。下次我不小心着火了,再请你帮个忙。”乌拉拉笑嘻嘻地,露出一口白痴的牙齿。
乌拉拉离去。
冷冷清清的大街上。
‘‘我好像不够强呢。”乌拉拉不知怎地,想起了那只几乎将自己的脸砸碎的刃球,有感而发。
“喵。”绅士应了声。
‘‘应该跟哥一样,找个变强的怪招?”乌拉拉看着绅士。
“喵。”绅士。
三分钟后,神谷终于抬起头。
神谷走到店门口往外一探,确定乌拉拉的身影越走越远后,才将手挪到柜台后的计算机上,在搜索引擎里输入“人体自燃”四个字。






完结
真·弯弯
哈棒國奴隸
 
文章: 4
註冊時間: 週三 6月 10, 2009 1:02 pm

Re: 猎命师cosplay组图-北京九把刀粉絲聚會作品-烏拉拉把妹記

文章天平上的貓 » 週一 7月 20, 2009 9:29 am

啊哈哈哈哈哈XDDD
可惜我沒喀獵命~圖組好豐富~辛苦啦~XD
看到作品回應感想是應該的禮貌!
所以他喵的給我回應吧!!!
請進>>
http://0rz.tw/1a2oi
無視者,上廁所小心背後喔~!
頭像
天平上的貓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84
註冊時間: 週日 11月 05, 2006 7:07 pm
來自: TW


回到 圖檔作品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