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可樂女孩》by 謝天下

在本站連載中之作品,有完結之完整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遇見可樂女孩》by 謝天下

文章Shadow Dancer » 週二 1月 16, 2007 5:19 pm

〈一〉

可能是電視廣告設立的條件反射,也可能是咖啡因的上癮作用,總之每當身體流失大量水份後,便會自然地生出「啊,好想喝可樂」的念頭。

當然喝水是比較健康,而且便宜一點。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於是我一邊拍著籃球,一邊離開已經熄燈了的球場,往附近的便利店慢慢走去。獨個兒練習射球其實沒有我想像中的沉悶。原因大概是,當你的精神極度集中時,就不會有空想到別的東西。這和瑜珈有異曲同工之妙,可算是減壓良方。

這是一個靜悄悄的夜晚。昏黃的街燈照射下,只有我一個人的影子不斷地舞動。籃球一上一落,製造出巨大而有規律的砰砰聲,在空蕩的街道上迴響著。

「喵!」

一隻黑色短毛貓突然從停在路邊的車子底部衝出,霎眼間就跑遠了。我嚇了牠一跳,牠也嚇了我一跳,籃球隨即脫手,連跳帶滾的向前邁進。

然後在她腳邊擦過。

我的左眼皮微微一動,半邊臉登時麻了。

隨著視線向上一掃,正準備追回籃球的我,突兀地停下了動作,像個姿勢笨拙的石像般呆呆站著。目光再也離不開她的身影。

她輕輕的移近。

深黑的長髮,雪白的臉,朱紅的唇。身上是一件米色的連身裙,帶點簡單的花紋。是個很漂亮的女孩,但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她全身都是若隱若現的。

我的心臟好比裝了個發動機,越跳越快,幾乎要從口中噴出來。耳朵嗡的一聲,忽然變得異常靈敏,可聽到的只有自己轟然作響的心跳聲。我嘗試吞一下口水,卻發覺嘴巴已經乾得不能再乾。

哎,我實在是太緊張了,但畢竟我是第一次碰到這種情況,也不能怪我。

她無聲無息的來到面前。

我必須當機立斷,立即作出一個決定。究竟是選擇一:假裝視而不見,還是選擇二:以最快速度離開現場比較好?這可是生死攸關的人生交叉點啊。

最後我選了第二個方案。因為我已經呆立不動了許久,她應該早就發現了我發現了她吧。我微微吸了一口氣,正想提步急奔,卻驚覺兩條腿在這個關鍵時刻罷工,完全不念多年來的養育之情。

完了。或許我應該祈禱?還是念那個甚麼菠蘿的佛門咒語?恐怕已經太遲了吧!

我閉上眼睛,感到身體右邊的汗毛豎了起來,知道她正從那邊經過。似乎,她根本沒有打算將我怎麼樣,是我自己想得太多了。我犯賤的把眼睛睜開一條細縫,偷偷地瞄過去,留意到她的右手竟然握著一罐可樂。

若果遇見她是一件怪事,那她會拿著可樂,肯定是怪事中的怪事。

然後她就離開了。

我並沒有回頭去確認,但是從背後驟減的壓力得知,她就如蒸發在空氣一樣神奇地消失。力氣終於回到不爭氣的雙腳上,我咬緊牙關向便利店飛奔,籃球也不撿了。

到了便利店,我顧不得口渴,立即弄了個熱騰騰的杯麵定驚。剛才的畫面不斷在腦內定格重播,使我的心情完全無法平伏下來。麵條從膠叉中溜走了好幾次,我才發現手還在抖過不停。

「嗯,沒有影子的。」我含糊地自言自語,喝了一口湯。

真是見鬼了。



(待續)
最後由 Shadow Dancer 於 週三 1月 17, 2007 5:03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別讓你的鋼琴沉默,

即使聽者是一頭牛,

終有一天,

他也會隨著音樂起舞。」

- 謝天下

http://shad0w_dancer.mysinablog.com/
頭像
Shadow Dancer
哈棒國奴隸
 
文章: 27
註冊時間: 週一 5月 30, 2005 7:46 am
來自: 無名之街

文章Shadow Dancer » 週三 1月 17, 2007 10:39 am

〈二〉

第二天,我撥了個電話給大師。

「找誰?」低沉的聲音。

「找你。」我立即認出他來。

大師其實不是真的大師,只是我朋友的花名。因為他沒有女朋友,清心寡欲,好比一位得道高僧。

「甚麼事?」

「沒甚麼。有空談一談嗎?有些東西想問你。」

「說。」

我簡單的把事情的經過描述了一遍,只是刪去我害怕得發抖的部份。電話筒的另一端沉默了一會兒。

「我很擔心你。」他壓低聲音說道。

「不要緊的,相信她對我沒有惡意。如果不是這樣,我現在也不能跟你通電話啦,呵呵呵。」我有點感動。「話說回來,她長得很不錯啊,可惜總是飄來飄去,實在是太難捉摸了。」

「你最近壓力很大吧。」

「壓你媽啦!」我忍不住破口大罵。「我是真的見到鬼!我不是瘋子!我很正常!情緒也很穩定!」

「很多都市人有精神病而不自知。」

「好,好。」我深呼吸。「我知道你不信鬼的。」

「嚴格來說,是不可知論者。」

「那麼,你有甚麼高見?」

我之所以會找大師,並不純粹因為他是我的好朋友。他一向喜歡以專家的口吻,分析無聊的事情。我真的希望他能給我一些啟發,那怕是最胡扯的見解。否則我早就另外找那些會給我喝符水的大師了。

「基本上,鬼是人類對各種恐懼的集體投射,實際上並不存在。」

「我親眼見到的。」我不服氣。「而且我竟然會害怕美女?說了你也不信。」

「你所見到的女鬼,頭髮長長,面無血色,白衣飄飄,是一個相當典型的形象。越是蒼白脆弱,就越和死亡扯上關係,觸發我們意識深層的恐懼感。若果是一個肌肉猛男向你飄過來,效果就很不一樣了。」

「更正,她的衣服是米色有花紋的,還拿著一罐可樂,很不傳統吧?」我反駁。

「那麼假設你真的見到鬼了。你認為,鬼是甚麼?」想不到他反而考起我來。

我輕輕按著太陽穴,說道:「嗯,鬼嘛,就是人死了變成的東西,沒有實體。」頓了一頓,補充了一句:「喜歡嚇人。」

「若果每個人死了都變成鬼,那麼他們應該密密麻麻的佈滿了地球表面。自古到今,死了多少人?你看過拿著石矛的原始人的鬼沒有?」

「因為天使將原始人接上天堂吃果子了。」我答道,一邊幻想那個情景。

「這是一個可能性。不同民族有不同說法,一是將靈魂收集在另一個空間,也就是天堂、地獄、陰間,隨便你怎麼稱呼;二是將靈魂循環再造,也就是輪迴。」

他繼續說道:「那麼,仍然留在人間的鬼是甚麼回事?是靈魂引導機制出了漏洞嗎?還是說,根本只有某些人會在死後變成鬼?鬼的存在與行動模式,其實有一定規律。現在我們回到本來的問題:鬼是甚麼?」

我有些一頭霧水,隨口應了句:「甚麼?」

「鬼 是一股怨念。人在死亡時如果有強烈的情緒波動,就會影響那個地點的磁場。當其他人進入受影響範圍,腦電波同步的話就會產生幻覺,於是見鬼。這是兇殺現場特 別容易鬧鬼的原因。而鬼的行動,通常與他未解的心結有關。可能是復仇,也可能是告知別人自己藏屍的位置。這有點像一個不斷重複的程式,直至被破解,然後消 失。」

「這樣說,那個女孩是冤死的囉?很猛的那種?」我咋舌。

「看來不是。她不像是帶著憎恨死去的類型,應該只是對人世還有某種留戀。至少目前你還健在。」

實在是不幸中的大幸啊。原來她只是個孤魂野鬼,不是甚麼午夜凶靈。

「不過,她手裏拿著一罐可樂啊。」大師不解地說道。

「是啊,而且是可口可樂!他們有新的廣告宣傳口號了:『可口可樂,死也要喝!』哈哈,哈哈。」我自以為幽默。

「這就奇怪了。鬼沒有生理需求,她拿著這罐可樂有甚麼意義?」大師非常認真。「難道,這罐可樂就是令她喪命的原因?所以一直放它不下?」

「我知道了,她是死於糖尿病,或者高空擲物。」

真是個可憐的女孩,我開始同情起她來了。



(待續)
「別讓你的鋼琴沉默,

即使聽者是一頭牛,

終有一天,

他也會隨著音樂起舞。」

- 謝天下

http://shad0w_dancer.mysinablog.com/
頭像
Shadow Dancer
哈棒國奴隸
 
文章: 27
註冊時間: 週一 5月 30, 2005 7:46 am
來自: 無名之街

文章Shadow Dancer » 週四 1月 18, 2007 12:38 am

〈三〉

人類還是具有相當的適應能力的。

這是我第四次遇見她的時候下的結論。她一如以往在相同的地點,差不多的時間出現,輕輕的向我迎面而來。

「嗨!」

我拍著新的籃球(舊的那個被別人拾了),在一人一鬼擦身而過時,對她打了一聲招呼。對我而言,這是非常自然的行為,事前並沒有預先打算這樣做。既然已經見過幾次,也認得對方,這是應該有的禮貌吧。

之前和大師在電話談過後,我的心安定了不少。最後我決定不放棄定期練習射球的計劃,即使我很有可能會再和她碰上。

「我認為,她的危險性不高。如果你見到她時還是會覺得害怕,就嘗試想想別的事情。」大師語重心長地說道。「想想自己堆積如山的信用卡債款,想想自己日益變差的健康狀況,想想自己暗無天日的感情生活!怎麼樣,這些恐怖得多吧?相比之下,她又算得上甚麼?嘿!」

不知道是大師的建議有效,還是我本身有著大而化之的性格,每遇見她一次,驚懼之心就會少了一點。到了現在,我已經達到見怪不怪的境界。

當然,她並不可厭的樣貌也是因素之一。在這個社會,外表往往會影響一個人所獲得的待遇。鬼也一樣。人性就是這樣膚淺。

打完招呼後,我繼續向便利店的方向走去。

這時她出奇不意的轉過頭來!

我身體不禁顫了一下。因為第一,我沒有想過她會對我的話有所反應。每次見到她都是專心一意的向前飄,眼角從不掃過來半點,彷彿感應不到我的存在似的。第二,用「轉過頭」來形容那個動作其實不太恰當,因為當中根本沒有轉動的過程。

簡單來說,就像有兩張照片,一張是她向前望,另一張是她望過來;而我所看到的畫面,就是從第一張,直接跳到第二張去。

足不沾地與全身透視,也不夠這招來得詭異。

但,我的膽子畢竟已經訓練有素,變得比手臂還粗壯了。所以微微一愕後,便朝著她點了點頭。她的表情看不出有甚麼變化,只是突然切換回到「向前望」的狀態,然後若無其事的經過我身邊。

我立即回頭一看,她卻已經無影無蹤。

喂喂,這算甚麼態度啊?

我感到有些不是味兒,悻悻然的來到目的地。一進門,冷氣撲面。店員嬸嬸以不純正的廣東話說了句:「歡迎光臨」。一天內這句台詞不知道被重複多少遍了,難得她依然說得誠懇。至少我有這種感覺。

翻看了一會雜誌,腦袋充塞不同的垃圾資訊與美女的性感圖片後,我來到雪櫃前,拿出一罐可樂。

不夠凍,不過尚可以接受。

我們都知道可樂是冷藏後飲用為佳。暖可樂非常難喝,但熱可樂反而別有一番風味。聽聞熱可樂煲薑是治感冒的古老良方,也不知是真是假。無論如何,它比以前愚昧無知的人用蟑螂糞便做藥,絕對是好上太多。

熱可樂我也喝過一次。那次跟朋友打完網球,他從袋裏拿出一樽可樂就喝。我搶過來喝了一口,竟然是滾燙的。原來他放在場邊的袋受到烈日暴曬,放在裏面的可樂幾乎熱至沸騰。我們哈哈大笑,一人一口把它乾了。

我握著可樂走到櫃檯。

「多謝你四元二角。」

「多謝四元二角。」

「四元二角,多謝。」

「先生?」

我回過神來,說了句不好意思,將八達通放在感應器上。

嘟!

我心中靈光一閃,知道自己剛才疑惑的原因了。對啊,為甚麼之前沒有留意到?「她」手中的可口可樂,設計樣式和我手中的完全不一樣啊。

這樣就有頭緒了。



(待續)
「別讓你的鋼琴沉默,

即使聽者是一頭牛,

終有一天,

他也會隨著音樂起舞。」

- 謝天下

http://shad0w_dancer.mysinablog.com/
頭像
Shadow Dancer
哈棒國奴隸
 
文章: 27
註冊時間: 週一 5月 30, 2005 7:46 am
來自: 無名之街

文章Shadow Dancer » 週日 1月 21, 2007 12:32 pm

〈四〉

回到家中,我先洗了個澡,然後打開電腦,連上互聯網。

不消一會,忠心又能幹的孤狗便幫我找到一個網站,裏面介紹了不同年份的可樂款式。不愧是「不出門能知天下事」的資訊爆炸年代啊。

我成功地確認了她手中的可樂是來自那一年。也就是說,我終於知道她離世的年份了(假設她不是喝過期可樂)。

這還只是調查的第一步。接著我上了一個新聞網站,在「資料搜尋」一欄輸入剛剛查到的那個年份,與她出沒的街道名稱。想了一想,再加了「交通意外」這個關鍵詞。

是的,我曾經猜測她是喝太多可樂,所以身體得了毛病,英年早逝。真是輕率的推理!要是這樣的話,她的鬼魂應該出現在醫院,而不是在街上遊蕩。而且根據大師的理論,一個有心理準備而死的人,沒有瞬間爆發的情緒,很少會留下久久不散的怨念才對。

至於「可樂從天降 少女爆頭亡」的可能性也被我撇除了。原因很簡單,那條街根本沒有高樓大廈,所以不存在高空擲物的情況。

死於車禍,是最平凡,也是最合理吧。

我按下了「搜尋」鍵。

果然!

一個人正常地走在行人路上,突然被失控的私家車撞倒的機會率有多高?絕對不高。可是機會率再低,不幸的事情也有可能發生。

這就是命運之神所展現的張狂暴力。而她就是無辜的犧牲品。

「才十七歲呢。」我看著螢光幕感歎。一個癡迷的年紀。

關於她的報導相當簡短,整篇也沒有提及「可樂」兩個字。線索到此為止了。

我輕輕按著太陽穴,努力地思考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一:每次打完籃球想喝可樂,從籃球場去便利店的途中,便會遇上她。

二:她總是迎面而來,交錯而過。

三:她拿著一罐可樂。

四:她是鬼,一股殘存於世上的思念。

一個大膽而模糊的猜測逐漸地成形。大師曾經說過,我會看得見她,是因為大家的「頻道」對了。我的想法和她的想法,肯定在某個地方產生了聯繫。

換句話來說,這也算是一種緣份吧。

我覺得自己應該要做點甚麼。這種感覺在我第五次和她相遇時,變得更加強烈了。

沒有影子的女孩,在靜夜中又再出現。

虛無而孤寂。

我歎了一口氣,左手將籃球捧在腰間,踏步上前。我們的距離越來越近,終於到了面對面的時候。

「你好像很喜歡他啊。」我平靜的開口。

她轉過頭來,依然是用那種變魔術般的方式。我被一種穿透性的目光盯著,感到很不自在,不過還是繼續我的話:「你手中的可樂,不是給自己喝的吧?」

她停了下來,一言不發的注視著我。

「你從便利店買了一罐可樂,正要去籃球場,將它交給那個男孩是不是?可惜的是,你已經無法做到。」

她的身影似乎微微的震動了一下。

「究竟有多少年了,你知道嗎?」我十分感慨。「怎樣,還是放不下嗎?」

將自己困在悔恨的無限徊圈裏,重複又重複地在這條街上飄蕩,無法得到解脫的她,實在是既可笑又可悲。

回應我的是一陣沉默。可是我卻從她眼神中,看到一股淡淡的哀傷。

你也不喜歡這樣子嗎?那為甚麼還是要折磨自己?

這時大師的話突然閃過我的腦海。對,眼前的,其實是一個未曾傳達的心意。

「嗯。」我摸了摸鼻子,低聲地說道。「不如,給我吧。」

她明顯是被嚇著了,因為我第一次見到她的嘴巴張開了一點點。

「我說,可樂,可以給我嗎?」我感到有點不好意思,耳根開始發熱。「即使,我不是你本來要找的那個人。」

我清了清喉嚨。

「不過我也很口渴啊。」

時間像是靜止了。我甚至感覺不到自己的心跳。

我等待著。

等待著。

右手突然一沉,某樣東西無中生有地被我握在掌中。我立即低頭一看。

是可樂。




















「謝謝你。」





















她輕柔的聲音,沒有通過我的耳朵,而是直接傳入我的心中。

我猛地抬頭。

夜仍然很靜,昏黃的街燈把我的影子拉得長長的。遠處有一隻黑色短毛貓,眼睛發著黃光,若有所思地看著我。

她再也不在了。



(待續)
「別讓你的鋼琴沉默,

即使聽者是一頭牛,

終有一天,

他也會隨著音樂起舞。」

- 謝天下

http://shad0w_dancer.mysinablog.com/
頭像
Shadow Dancer
哈棒國奴隸
 
文章: 27
註冊時間: 週一 5月 30, 2005 7:46 am
來自: 無名之街

文章Shadow Dancer » 週日 1月 21, 2007 12:33 pm

〈五〉

客廳中。

「這個故事,靈異又不恐怖,推理又不懸疑,奇情又不刺激,荒誕又不幽默,愛情又不浪漫!你想怎樣啊?」她咆哮道。

「說得真工整,你想了很久?」我含笑地拍拍手。「但我告訴你,這絕對是真人真事。」

她的眼睛睜得老大。

「你說你把可樂帶回家了?」

「是的,就是最左面這一罐。」我指了指身旁的玻璃櫃。

櫃內放了數列不同款式的可樂罐,琳瑯滿目。

「從那天起,我就開始收集可樂罐了。真的要謝謝她,否則我永遠不會知道,原來收集不同樣子的可樂罐是這樣有趣的事情!」我眨了眨眼睛。「還可以向到訪的客人炫耀呢。」

「你以為我是傻的?鬼拿的可樂怎會有實體?」她不屑地冷笑。

我倒抽了一口涼氣。

「你真是冰雪聰明。那罐可樂的確是介乎陰陽之間的產物,自從來到我手後,便吸了不少活人氣息,變得越來越實在!不過,我發覺自己病痛多了。」我拉開了玻璃櫃門。「來,要不要拿出來給你摸摸看?」

她臉色一變,急忙退了一步。

「鬼才信你。」

「鬼當然信我囉。」

「喂。」

「怎樣?」

「那隻女鬼真的很漂亮嗎?」

「跟你差不多。」

我們都笑起來。

可樂女孩的故事已經完結。我與另一個女孩的故事,才剛剛要開始吧?



(完)
「別讓你的鋼琴沉默,

即使聽者是一頭牛,

終有一天,

他也會隨著音樂起舞。」

- 謝天下

http://shad0w_dancer.mysinablog.com/
頭像
Shadow Dancer
哈棒國奴隸
 
文章: 27
註冊時間: 週一 5月 30, 2005 7:46 am
來自: 無名之街


回到 創作發表-Final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