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perado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短篇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Desperado

文章水龍吟 » 週三 4月 23, 2008 10:15 pm

圖檔

前言:
很多事明明就在眼前,卻覺得十分遙遠;很多事明明已經遙遠,卻覺得只是發生在昨日一樣。
我記得有那麼一些人,我一直非常喜歡他們,喜歡他們的率性,天真,和執著。
在冷漠的城市中,用熱情增添他們的靈魂。

能這麼活著真是太好了……
*********************************
Desperado。

他見過天使。
在沁涼的夏日傍晚中,天空是那麼灰濛的藍,夕陽卻火紅。
晚風舒暢地吹過他的身子,耳畔傳來街角咖啡店的音樂,享受著夕陽餘暉的最後一抹光彩。他輕輕抿了一口奶茶,濃郁的奶香融化在他的嘴裡。
這樣的氛圍彷彿像是童年的一個夢境,溫暖地,柔和地,好不真實的感覺。
他恍然想起,夢裡那位穿著藍色洋裝的天使。
總是佇立於不顯眼的角落,用那一對清澈如水又帶些溫暖笑意的眼眸,凝視他的天使。
有一種讓人很心安的感覺。
他不經意地微笑,笑意在他唇角勾勒出一條美麗的弧線,在這樣充滿藍調的天空下,彷彿一幅色彩濃厚的油畫,沉重卻華美。

「你的痛苦,一直是你的音樂啊。」

夜幕漸漸低垂,卻沒有繁星。
城市的光影映出一道道絢爛的霓虹,在他的眼中看起來異常奪目,這時候卻飄起小雨,他深吸了一口氣,把心中的澎湃壓抑住。
那一陣風和著細雨的味道,好熟悉,是如此的清爽,溫和而好聞。
他抬起眼來,漆黑的天空飄著雨絲,小小的遮陽傘頓時成為雨傘,比起街上的人們是那麼的安於一方。
在禮拜六的晚上七點鐘,獨自在一家咖啡店的露天座位上的人。
一定是個寂寞的人。

他飲著奶茶,在有些冷清的雨天中,舒適地想著心事,彷彿不帶一點悲傷的情懷。
當他微微側過頭,輕鬆自若地看著街道上的景物時,笑開了。
他看到,一把傘悠悠地從轉角淡出,藍色的洋裝在晚風中輕柔擺盪,如蝶翼般美麗卻單薄。
彷彿時間停止了流動,週遭的聲音也不復存在,只是安靜地看著她。
一輛呼嘯而過的汽車濺起了大片水花,水花在空中劃出一個優美的弧度,然後落下,打溼了人行道上精緻的瓷磚。
他們的目光相對,有那麼一瞬間,她的眼神有些錯愕與驚喜。
接著,向他走去。
傘面輕輕轉動,雨珠飛散在空中。

「好久不見,我還以為看錯了呢。」她微笑著說。
男孩輕笑頜首,替她點了杯咖啡,小心翼翼地加入砂糖。她看到男孩眼中,流轉著那一點陽光的顏色,不多卻很溫暖。
女孩遞過來那杯咖啡,彷彿有些訝異,不等他開口便笑著說,「原來你還記得我喜歡喝拿鐵啊。」
然後她看見男孩眼中的笑意,微微加深。
「嗯,什麼時候回來的?」男孩抬眼望著她,抿了一口奶茶,淡淡地說。
「回來很久了。」
女孩漫不經心的回答,路旁店家的燈光在她的眼睫投下大片的陰影,藍色的洋裝看起來有些淒清。
她用纖細而略顯蒼白的手按住湯匙,輕輕地攪拌著咖啡,偶爾發出幾次清脆的聲響,在沉默的對話中異常清晰。
兩個人離桌子越來越近,眼睛裡的柵欄一點點打開,
在昏暗的光影中,彷彿能看到通往心靈深處那長長的通道。
「最近過的如何?」
女孩微微一怔,閃過了一絲情緒的波動,不經意地撥弄著微卷的髮梢,在這樣的夜裡看起來有些柔弱與無奈。
「看來是我錯了,本以為任何事只要努力地追求就行,但現實可不是這麼簡單的。也許,是我太天真了。」她刻意地避開男孩的視線,望著桌上那杯咖啡,淡淡地說。
「不,所謂的天真是指對生活還有些依戀。」男孩眨一眨眼,宛若嘆息般語氣接續說,「只是,我們都太年輕了……」

晚風徐徐吹拂,夾雜著細雨微微打溼了女孩的左手。男孩悄悄發現她的目光彷彿有些落寞,她側過頭來,纖細的手指在玻璃桌上輕輕敲打,接著抿了一口咖啡冷清地對男孩說,「有時候覺得過去並未消失,真正消失的卻是自己。」
男孩蹙起眉頭,卻放鬆地靠在椅背上,彷彿正在玩味這句話的涵義。
她也不催促,只是安靜地等著。
良久,男孩開口,「過去的早已消散,留下的只是遺憾罷了。」
「如果你能彌補遺憾呢?」她抬起眼來。
「很抱歉,過去是無法改變的。」
「只是假設。」
「這就好說了,」男孩的唇角微微揚起,「那麼我們就不會如此的狼狽。」
女孩輕輕地笑開了,在她溫和的面容上顯得淡雅而美麗,彷彿眼前的一切都已經變成虛幻的,揮之不去的過往。
「看來你有很多的遺憾。」
「我必須承認,你是對的。」男孩若無其事地看著街景,隨手又抿了一口奶茶,卻早已褪了冰。
「不過,遺憾終究只是遺憾而已……」他喃喃自語。
「但是你可以選擇懷抱它啊。」女孩再度望向男孩,她的表情沒有任何感情的波動,唇角一絲的微笑卻讓人感到無比暖心。
「是麼?」
「也許,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呢。」

男孩好像是得到了一點許諾的甜蜜,心裡覺得安慰,心中的波瀾彷彿閃出一點晶亮,卻又如那杯褪了冰的奶茶一般,早已不再濃郁芬芳。
他搖了搖頭,一如既往的微笑著,「不了,幸福可不是一切,人生還有責任。」
女孩的眼中似乎有一絲無奈,放下杯子淡淡地說,「你啊你,所以我才會說你的痛苦,一直是你的音樂……還記得Eagle合唱團的Desperado,那首你最愛的歌嗎?別忘了紅心Queen才是你的王牌。」
女孩有些心急,卻又羞怯,藍色洋裝在微風細雨中被濺溼了衣擺,她深吸了一口氣,凝視著男孩,緩緩地說著,溫柔而清晰。
「時間改變了我的想法,幸福不是天上掉下來的,幸福是可以創造,甚至幸福本來就存在。現在,有一個機會在你的面前,為什麼不好好把握呢?」
「別忘了,當初是你選擇離開的。」男孩淡然的眼神,冷冷地貫穿了她。
「……對不起……」

每個城市的夜晚都很容易下雨,尤其是在這樣的夏日時節。
這場雨一直綿延了整個街道,彷彿拂上了一層紗綢,茫茫街景不見盡處。
女孩落寞地垂下頭來,髮絲在風中纏綿,一切像默劇般安靜,他們一直沉默著,彷彿也沉沒在這片詭異的氛圍裡。
「兩位,需要入內用餐嗎?畢竟雨勢也不小了。」女孩抬起眼來,看見咖啡店的老闆娘親切地笑著,低柔的聲音輕輕地打破了沉默的世界。
「不,不用了。」女孩說。
「你們看起來有些難過呢。」老闆娘側過頭,看到桌上的兩杯飲品,卻想也不多想便收走了。男孩似乎有些疑惑,蹙起眉頭淡淡地說,「是的,關於一份遺憾。」
老闆娘若有所思地看著他們,彷彿是在對男孩說似的,語氣堅定的令人難以反駁,「這位小姐,一定是你最大的遺憾。」
他微微一怔,方才稍微平息的情緒,再次流動了起來,他聞到老闆娘身上的濃郁的咖啡香氣,令他快要窒息一般。
「你怎麼知道,猜的?」
「這何必要猜呢,因為人的心在左邊啊。」老闆娘微微歪頭,露出一個狡黠的神情,外面的雨輕輕刷過行道樹上葉子的聲響,宛若將一切事物都沉澱了。
一瞬間,男孩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生活前進的方向,總是在預料之外的。」老闆娘淡淡地說,她望向女孩那邊,忍不住輕笑一聲,彎彎的眉間挾著春風一樣的暖意。
「我幫你們重新弄一杯吧,在我這兒可不允許喝冷掉的咖啡或不冰的奶茶呢。」她轉過身來,纖長的背影在昏暗的光影中,映入他們的眼簾。

夜晚寧靜而漫長。
優雅的咖啡香,一首首的西洋老歌,在空中緩緩飄蕩,如此的淡然溫馨。
女孩安祥地看著男孩,柔和的臉上浮上一絲笑意,微微啟口聲音不大,卻悠悠地飄進男孩的耳畔裡,「你知道嗎?其實你很像一隻流浪的烏鴉,在黑夜中不斷地閃躲,逃避,但實際上……天空始終會破曉的。」
男孩輕輕地頜首,眼眸中有一些驚慌與陌生,他望著自己緊握的雙手發楞著,在沁涼的夏夜裡彷彿一只冷清的雕像。
老闆娘踏著輕快的步伐,在玻璃桌上放下了杯子,遞了給他們時淡淡地說,「我想你會原諒她的,對吧?」溫熱的咖啡水氣,朦朧了他們視線,老闆娘帶著笑意接續說,「況且一個人的高貴不在於物質,而是他自己。」 冰奶茶的杯子上凝聚了小水珠,輕盈地滑過老闆娘的手指。
「所以,給彼此再一次的機會吧,這也是對自己的仁慈。」
老闆娘轉身離去,帶著溫柔的笑意往回看。
女孩深深地吸了一大口氣,堅定而自信,她凝視著面前的男孩,緩緩啟口。
「你願意……讓我們重新來過嗎?」
男孩微微鬆開那緊握的雙手,「讓我考慮一下……」
抬起眼來,那雙漆黑而淡然的眼眸微微瞇起,唇角勾勒著一絲絲的美麗恬淡。
男孩向女孩伸出手來,然後淡淡地說……

「是的,我想我願意。我親愛的天使。」

這個沁涼的夏夜中,雨仍舊未停。
老闆娘望著他們的背影,淺淺地微笑,藍色洋裝在微風細雨裡,輕柔擺盪。
在小小的遮陽傘下,洋溢著小小的幸福。


完結。


後記:
過去的無法追尋,未來的又太縹緲。
那些在我生命每個角落,靜靜為我燃燒的靈魂,
我曾以為我會永遠守在你們的身旁,卻發現你們早已離開了茫茫的人海中。
那些一直很美好的夢境,是我記憶你們的最好途徑。

大家,晚安。



2008年4月17日,定稿。  By 水龍吟
水龍吟
哈棒國奴隸
 
文章: 23
註冊時間: 週日 2月 04, 2007 10:45 pm

Re: Desperado

文章黑月 » 週四 4月 24, 2008 9:56 pm

真的是非常令人舒暢的作品

一股淡淡的感情不停流出

我很喜歡這種感覺

彷彿被我遺忘的感情

在不知不覺間自己拼湊了起來

藉由這篇文章

拼湊出一幅很美麗的抽象畫
黑月
哈棒國平民
 
文章: 91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24, 2007 8:17 pm


回到 創作發表-短篇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