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醒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短篇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夢醒

文章冰牙 » 週五 6月 13, 2008 1:00 am

  兩股力量拉扯下的平衡,意識,開始遊走,於半夢半醒之間,遠方,朦朧的光點晃動著。

  無力的抗拒著從光點傳來的尖銳的聲響,從無人能見的深淵裡,浮出,穿越了黑與白的朦朧交界。

  一瞬間,腦袋和所見一般的,純白,帶著點暖暖的舒暢,彷彿一切事物都是那麼的美好。

  冷冷的空氣,滑過鼻腔的濕黏,刺激著一個個等待甦醒的嗅細胞,喉嚨突然的緊縮,我想,肺部是幸福的,沒有知覺的肺,在喉嚨之後,一個個沒有感覺的內臟,驚醒。

  恍若驚悚片裡的尖叫聲,用一隻手終結,鬧鐘的,掙扎,退回溫暖,拉出被窩,用一隻手。

  赤裸的小腿探出,踩在冰冷而堅實的地面上,縱使上半身仍裹著被子,也抵擋不了寒意從腳底涼到頭頂,視線從朦朧轉而清晰,透過兩片薄薄的玻璃。

  用兩個噴嚏回敬,透進單薄衣袖內寒冷的清晨。

  自嘲的笑了笑,那連續打兩個噴嚏所代表的意義的傳說,在腦內回盪,是誰那般的天真,將噴嚏賦予思念的意義,而又是誰,這般傻氣,曾經一心的相信。

  坐在床邊,細細的品味著,遲來的,惡夢的餘溫,夢境裡,你義無反顧的將銳利的刃,筆直的刺入了你的心臟穿透你單薄的身軀,那般奮力而毫無顧忌的,忘記了,從你身後擁抱著你的,我,鹹鹹的血腥味在嘴間擴散,是夢境裡的,是我緊咬的下唇上的。

  有些錯愕的我被一股強烈的情緒給淹沒,突然的發冷,像是從身體裡面散發出來的寒意,再暖的被,也無法驅除從心底透出的冰冷。

  起身,我把自己從床邊的夢境拖離,一瞥牆上的時鐘,七點,嘆了口氣,這樣的清醒時間再假日似乎不太尋常,更遑論凌晨三點半才闔眼的我。

  浴室裡,拿下了眼鏡我閉上眼睛,用沾滿了泡沫的雙手輕輕的一圈又一圈劃過浮腫的眼框,不記得是第幾次,夜裡我躲在被窩內用眼淚染深枕頭套上的花樣,再次清醒後的雙眼浮腫,總是預期內的結果。

  我掬起冰涼的水,輕輕的洗去沾在臉上的泡沫,和一夜難眠的憔悴,望像鏡子裡,那雙疲憊的雙眼,鮮紅的血絲,從眼裡緩緩的淡去。

  我皺了皺眉,這樣一個陽光普照的週末早晨,我竟然不知道該做些什麼,拿起了電話,幾乎是反射性的把熟悉的號碼按到一半,我掛上了電話,這個時候似乎太早了點,對那夜貓習性的他來說,應該不是個清醒的時候,打電話過去應該也不會接吧,對我們這僅剩沉默的兩人來說,或許不接也比較好。

  在我掛上電話的同時,電話驟然的響起,慌亂之中我接起了電話。

  「喂。」錯愕於耳邊的聲音,轉念,我笑著自己的錯愕,在那個瞬間,我似乎是期待著電話那頭的人是他。

  「怎?」我口氣有些不耐煩的問。

  像是被我惡劣的語氣嚇到一般,電話的那頭遲了遲,帶著猶豫的嗓音開口,「你今天有空嗎?」

  「看是要幹嘛。」我緩了緩語氣,開使用平板的嗓音回應,不為了壓抑不耐煩,只是不希望太多的情緒流露。

  「今天是楊傑敏生日,大家約下午一起去竹子湖採海芋,不知道你要不要來。」

  在聽到那個名字的時候,就注定了我無法拒絕這個邀約,我淡淡的笑了笑,原來時間過得這麼快,一個禮拜以前,那個興致勃勃準備替人策劃生日的我,居然忘了今天就是他的生日,我陷入了糾結的思緒裡,沈默。

  到底該不該去,或許,迴避了這幾天,也該見個面了,但見了面又該說些什麼,大概又是沈默的尷尬吧,那還是別見面的好,如果不去的話是不是又太刻意了一點,這樣或許會被察覺,我們兩之間的不自在。

  「幾點?在哪?」終究,我還是開了口。

  或許,見了面之後,能夠放下點什麼吧,至少多了點期待,可以填補這個空虛的早晨。

  掛上了電話,在得知下午一點後就能再次見到,那個身影,是那麼點的思念,加上放不下的許多情感,仍舊牽掛的依賴。

  我不忍承認的,直到放下話筒的那一剎那,我才知道,我不可能放得下,就算,再過上千百年,我也不可能放的下已經投注的對誰的愛。

  我從抽屜裡拿出了一本厚厚的本子,整整三百六十五頁的本子,從第一頁起,我開始回溯下筆時的情緒,從他的上一個生日,開始寫起,我寫,對他的感情。

  還記得,那日原本想在圖書館一同看書,卻因為貪看他的睡顏,花了整個下午,在本子上,將他熟睡的側臉畫下。

  還記得,用電話聊了一整夜的那個夜晚,那個晚上,我一面聊著,一面在本子上,寫下一整頁的愛。

  還記得,幾日不見,我寫了一首又一首的短詩,記下對他的思念。

  一頁接著一頁的品味著,一種酸楚,緩緩的在胸口蔓延,在眼框裡堆積。

  視線漸漸的朦朧而模糊,倒數第七頁開始,我望著開始空白的本子,是該寫下點東西,但從那刻之後,又有什麼,是能寫給他的,眼前的模糊,落到了本子上,我眨了眨眼,想把不停湧出的淚水逼退,卻只徒勞無功的讓一顆又一顆的淚珠在紙上暈開。

  我慌張的抽了幾張面紙,擦拭著烙在本子上的淚痕,淚痕卻只有越來越多的趨勢,我放棄了,坐在椅子上,曲著膝,把本子抱在懷裡,任憑著眼淚從臉頰上滑過,反正,也不是第一次這般失控的哭了。

  彷彿永無止盡的淚水,還是停了,就像是再長的梅雨季,也終有放晴的一天。

  我揉了揉乾澀的眼睛,不用照鏡子也能猜到,我現在必定是雙眼浮腫佈滿血絲的,嘆了口氣,我走回浴室洗了把臉。

  不該這麼在乎的,不過就是我愛他他不愛我的問題。

  一瞥時間,已然九點多了,虛度的光陰,我忘記半個早晨的時光被我拿來幹麻,只記得那是一種尖銳的錐心的感覺。

  以著我和他的交情,這個日子,若不送禮物,太不自然,忘記他的生日也太說不過去了,他要的生日禮物,我一向是知道的,比誰都還要清楚。

  目的地再明顯不過了,在下午一點以前,該去的地方,只是份生日禮物,我對自己說著。

  一個小時的車程,我站在十字路口,望著那一個月前,曾經幾乎天天出現的圖書館,沒想到竟要花上一個小時的車程,我笑了笑,直走,右轉,再左轉,那個我們不經意路過的店,我記得問過他,為什麼從沒見過他戴手錶,他說,他的手上,只會戴著跟情人的對戒。

  他的目光總在每次經過這間店的時候多停留了這麼些時間,那天我藉口想進去逛逛,知道,那對戒指,是他想要的。

  或許送他一對戒指,祝他早日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他會喜歡吧,應該不會以為我在笑他到現在都還沒找到女朋友吧。

  看著店員小心翼翼的將兩枚戒指裝進盒子裡。

  「是要送人的嗎?」突如其來的問題,我愣了愣,露出傻傻的笑。

  「嗯。」點點頭。

  「呵呵,我都忘了你買的是對戒,一定是一枚要送你男朋友,一枚自己戴的嘛。」

  店員的誤解,讓我僵著的笑容越來越不自在,我好想當場就轉身逃離,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不過就是對戒指,我告訴我自己。

  踏出了那間讓我無地自容的店,我心不在焉的走著,沿著原路折返回到了圖書館所在的十字路口,口袋裡的手機響起,我下意識的接起了手機。

  「喂。」一個不容錯認的聲音,在耳畔響起。

  「嗯?」我艱澀的擠出一個單音。

  「你今天下午也會來?」他的聲音裡聽不出情緒。

  「嗯。」仍舊是一個單音。

  「你有辦法過來嗎?還是要我去載你過來。」聽不出起伏的聲音丟出了問句。

  「沒關係。」近乎呢喃的,在我的大腦還沒辦法思考的時候我吐出了連我自己也無法解釋的回答。

  「嗯?」

  「我會自己過去不用你擔心。」口氣有這麼點急躁,在我自己脫口後,我才查覺,有這麼一點點的後悔,電話那頭的他沉默,我擔憂著,害怕他是不是生氣了。

  許久,「那你自己照顧好自己,晚點見。」

  「嗯。」

  直到電話那頭傳來斷線的聲音,我才從失神中清醒,發覺已經錯過一輪紅綠燈。

  這麼一個折騰,時間也已經近了十二點,接著又是一個小時的車程,我艱辛的在人群裡擠著捷運轉公車,搖搖晃晃的公車,從仰德大道向上攀升,高海拔的清晰空氣,從車窗灌進車廂內,我嗅著空氣裡好聞的泥地的芬芳,山嵐漸漸的將公車包圍,濛濛的霧氣在冰冷的車窗上凝結,一顆顆水珠滾落。

  我在濃霧中下了公車,白茫茫的一片幾乎到了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步,我盲目的摸索著方向,直到聽見了一些熟悉的嘈雜。

  不意外的看見了一群熟悉的人們,他不在裡面。

  「好久不見。」

  「最近怎麼都沒看到你。」

  「要不是傑敏生日,我看你也不會出現對吧。」聽到了那個名字,我的心揪了一下,扯出一抹微笑。

  「你消失到哪裡去了阿,都連絡不到的。」

  「這年頭有你這股興致搞失蹤的人不多了。」

  「沒有阿,我只是閉關唸書而已。」面對大家的玩笑話,我笑鬧著回應他們。

  「天阿,天要下紅雨了,你居然會唸書耶。」

  「什麼話嘛,真不夠朋友。」

  「對你來說也只有傑敏才夠朋友吧。」大夥又是一陣笑,沒有注意到我不太自在的神情。

  「傑敏還沒來嗎?」我故做自然的開口問著。

  「看看你,果然還是掛念著他吧。」

  「哪有阿,誰來評評理,主角沒到你們就盡拿我這個配角開玩笑。」我不甘示弱的反駁著。

  「誰說的,主角這不就到了。」

  我猛然的回頭,順著人們的視線望過去,我的視線處及他的,他像是觸電般的隨即將視線移開,在那短短的交會的一秒之內,狂喜的憂傷向我襲來,我沒辦法分辨自己究竟是開心於見到他多一些,或是憂傷於他眼底的冷漠多一些。

  我不再是人群的焦點,人們開始簇擁著他,看著被人群淹沒的他,感覺好遙遠,我想,我應該裝的夠鎮定吧,應該沒有人看的出來,一個星期前我們曾發生過的事情。

  「來唱生日快樂歌吧。」

  大家端出了生日蛋糕,人們團團的圍住了他,生日快樂歌輕快的調子,在山谷間回盪,點燃的蠟燭灼熱的蠟淚還來不及滑落,三個願望就以結束,吹熄了蠟燭,大家等著他切蛋糕,風中散著甜甜的香氣來自蛋糕也來自海芋。

  突然不知道是哪裡伸出的一隻手,拿著一個擠滿鮮奶油的盤子,砸上了他的臉,想是大家早已準備好的把戲,他狼狽的從人群中竄逃,東閃西躲企圖逃離人們的攻擊,我遠遠的看著他們笑鬧,突然之間他奔近我,將我向人群一推,迎面而來的奶油,讓我馬上變的和他一般狼狽。

  沾滿奶油的臉表情是錯愕,我假裝生氣的抹下臉上的奶油,瞪著攻擊我的人。

  「兩個人一起砸。」

  聽到這句話我覺得大勢不妙,他抓起我的手,開始拉著我逃亡,在海芋田間,我乎高乎低的跟著他的腳步,人聲漸漸遠去,在比人高的海芋中,只聽的見我們兩個人的喘息,他轉過身來看著我。

  一瞬間,所有的記憶回籠,前一秒鐘七天前仍像是七個世紀前那般遙遠,下一秒,一切的一切便像是前一刻才發生的事情那般清晰,每個動作,每一句話,每個眼神,每個細節,甚至連天氣味道都重演了似的,我全身發冷。

  一個星期以前站在他面前,我不容他迴避的對著他說。

  「我喜歡你。」

  看著他錯愕的表情,我緩緩在心底哀悼。

  「我喜歡你,真的。」

  不許他逃避似的我直視著他的眼底。

  他眼底的冷酷,讓我打從心底的冰冷,我怯怯的挪開了目光。

  「對不起。」不容錯認的三個字從他的口裡傳到我的耳中。

  我沒有哭,淡笑著,我看著他說,「沒關係。」

  當我又再度站在他的面前,我對著他說。

  「生日快樂。」四個字,截然不同。

  遞出了包裝好的盒子,「你可以現在拆禮物喔。」我笑了笑,像是一個星期以前的事情不曾發生過一般。

  當他拆開了禮物,看見靜靜躺在盒子裡的對戒,笑的很燦爛。

  「希望你可以早日找到能夠和你一起攜手的對象。」我聽見自己的聲音說著。

  「哇,是對戒耶,你們打算訂婚了嗎?」戲謔的聲音不知從何處靠近。

  我感到一陣熱氣湧上面頰,「別亂講話。」我不敢看他的表情,或許有那麼一刻,我是有期待的,希望那另一個戒指套在我的手上。

  人群又漸漸的圍了上來,緩緩的隔在我跟他之間,我慢慢的往沒有人的方向移動,自嘲的笑著自己的一廂情願。

  一陣腳不聲跟了上來,我有些欣喜的回頭,不是他,皺了皺眉,我笑自己的多情,繼續低著頭往前走,那人小心翼翼的跟在我的身後,我煩躁的想甩開那人,轉念,或許聊聊也罷,畢竟是邀我過來的人,總也該感謝給了這麼個機會預見他,我放緩了腳步,那人跟了上來。

  「還玩的愉快嗎?」

  我笑了笑沒有回答。

  「害你被波及到,都是大家起鬨害的,抱歉。」

  「大家開心就好。」因著對方的小心翼翼,我感到些許的不自在。

  我們一路沉默的走著,我不打算再開口,聽著遙遠那方的嘻鬧聲,陷入了自己的思緒中,或許他玩的開心吧,一股憂愁籠罩,揮之不去的盤旋在我的胸口,像是這山上的霧一般,我開始焦躁,有些後悔送出的戒指,和那太過刻意裝出的輕鬆。

  「我想跟你說。」

  「嗯?」身旁的人突如其來的出聲,把我從思緒中拉回,在我略帶不解的目光下,重複了一次剛才的話語。

  「我想跟你說。」

  「你想說什麼。」莫名的一股恐懼自心底湧升。

  「我喜歡你。」

  我睜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人。

  「我喜歡你,真的。」

  我的臂膀被抓痛了,但我卻彷彿沒有聽見那大聲的話語,被用力的搖晃之後,我只覺得腦袋更加的混亂了,我頭疼的皺起了眉頭。

  抓著手臂的手突然鬆了松力道,我奮力的甩開了那雙手,頭也不回的奔逃,在高低起伏的海芋田裡,視線突然的朦朧,分不清是在眼框中打轉的淚造成的,或是那越來越濃的霧所造成的。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我連連的低喃。

  我頹然的蹲在一角,將自己藏在比人還高的海芋裡。
如果你愛上一種感覺,叫做寧靜,那你就沒有理由替自己的孤單嘆息。
頭像
冰牙
哈棒國平民
 
文章: 60
註冊時間: 週四 5月 18, 2006 9:38 pm
來自: 天堂與地域的分界

Re: 夢醒

文章冰牙 » 週五 6月 13, 2008 1:19 am

硬是要寫的後記

這是一篇,國文課的期中作業,倉卒而凌亂的在一個通宵之後,硬生生的湊完了字數。

受了很多篇看過的小說的影響,因為國文課選的是現代小說選,所以最後決定嘗試在作品中運用帶點意識流的寫法,讓文章看起來更加的凌亂,有些難懂,至於對話的處理,一直生澀,尤其再摻雜了意識流的寫法之後,對話更顯的突兀,極盡所能的刪減對話的篇幅,讓文風不要在過程中顯的轉變過遽。

內容的描寫,應該是會讓讀者各有體會吧,其實沒有結局,因為不太喜歡固定的結局,所以經手的篇目都是沒有結局的小說,或者是有寫也等於沒寫的結局,只是丟了一些問題給讀者,讓讀者思索,如果真的要說的話,我也只是,在思索,究竟感情世界裡面所做的任何決定,是不是有其最好的處理方式,還是早已注定在誰愛誰誰又不愛誰的同時就產生傷害。

簡單來說,這是一部拼貼出來的小說,多少摻雜了過去一些真實發生過的事情,用一個模糊焦點的故事包裝起來,算是一篇寫來抒發情緒的小說吧,因為很重要的過去,讓我有些成長,但也有些迷惘。

很久沒來這裡貼小說了,不知道該怎麼分類,貼完之後才發現,這邊的短篇,好像都短的跟短詩一樣,這篇的長度似乎有點超過,不過按照傳統小說的分類,這篇五千多字的小說,應該還是算在短篇裡面,甚至有點太短了。

嗯,就算是後記也還是有最後,最後的最後,說希望大家會喜歡好像有點媚俗,而且這篇連我自己,剛寫完的時候看都不喜歡了,因為期間還有太多小小的缺失,也是在看了兩三遍之後,體會自己寫下時那種細膩的心情,才漸漸喜歡上這篇的,不過,講了這麼多,還是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小說。

也謝謝那些把這篇有不少缺陷的小說看完的人。
如果你愛上一種感覺,叫做寧靜,那你就沒有理由替自己的孤單嘆息。
頭像
冰牙
哈棒國平民
 
文章: 60
註冊時間: 週四 5月 18, 2006 9:38 pm
來自: 天堂與地域的分界

Re: 夢醒

文章豁燃晴 » 週三 6月 18, 2008 2:49 am

內心那種猜測對方情感及愛卻得不到的失落感寫的鉅細靡遺,我很喜歡
豁燃晴
哈棒國奴隸
 
文章: 5
註冊時間: 週五 6月 13, 2008 2:46 am

Re: 夢醒

文章冰牙 » 週一 6月 23, 2008 1:19 am

謝謝你XD
我很喜歡寫內心戲
我都假裝自己身歷其境...

我前幾天才收到老師送來的評語:
本文著重於心理描寫,刻劃細膩,文字掌握亦佳。
唯情節安排不夠緊湊,力道不夠重。
文章將年輕女孩徘徊游移於不確定情感之間的徬徨刻劃的相當貼切。

是說我寫的行雲流水完全沒刻意刻劃XD"
如果你愛上一種感覺,叫做寧靜,那你就沒有理由替自己的孤單嘆息。
頭像
冰牙
哈棒國平民
 
文章: 60
註冊時間: 週四 5月 18, 2006 9:38 pm
來自: 天堂與地域的分界


回到 創作發表-短篇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