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短篇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無盡

文章ericchow1234a » 週六 6月 28, 2008 1:30 pm

無盡
日本 橫須賀市。
一條路邊街燈光線未能觸及的小巷。
小巷兩旁放了高高低低的擺放啤酒的木箱,地上有一溝溝污水,鬼祟地幾隻老鼠踏踏的走過。天上的月亮飽滿明亮,遠遠的為小巷提供少許亮光。
在這尚能視物的環境,一個少女赤裸的躺在數個木箱組成的平台上。在她之上,一隻禽獸在活動。

故事,從一小時前開始。
赤裸的少女名叫野比百合,二十一歲的青春少艾大學生。為賺取學費,在小巷旁的酒吧當兼職侍應。雖然有時會被人毛手毛腳,但較其他酒吧高的薪金和豐厚的小費促使百合繼續在此工作
這天晚上,啤酒供不應求,百合被老闆喚到酒吧後的小巷取啤酒。
一打開後門,百合便被一團黑影嚇了一跳。
借月光看清楚,原來是酒鬼井上雄一。

「你在這幹麼?」百合叱罵,井上在這間酒吧因其醜惡的樣子和賖數頻繁,不受人歡迎。
井上吞了一口口水,沒有回答。
百合低聲罵了一句,繼續搬她的箱子。
百合一箱箱的辨別印在上面黑色的編號,忽然,眼前的數字被黑影所遮蓋。她轉過身來,看到井上佈滿麻子的臉龐。

這是她暈倒前看到的最後影象。

「啊……啊。」百合呻吟一聲,張開眼睛,後腦卻傳來一陣劇痛。
胸前感到涼風,百合睜大她美麗的眼睛,卻發現自已襯衣上的鈕扣全都被打開。正想動手重新扣上時,雙手早已被繩子繫在身旁的木箱。

恐懼,在百合心中蔓延。

此時,一個高大的身影走到她面前。是井上。

「你幹麼?快放了我!」百合盡力掙扎,繩子卻沒有絲毫鬆動。
「靜。」井上一拳打在百合的小腹。

百合痛得眼淚湧出眼眶,胃彷如反轉了一樣痛苦。
「救……救命。」百合有氣無力地叫,井上又補上一拳。
然後,井上脫下他的褲子。

百合曲著腰無力地看著面前的男人,腥臭的氣味傳入她的鼻。她的腦海閃過數個念頭,為何是我?為何發生這樣的事?難道我的處子之身要在這兒失去?

一切的思考被一陣劇痛打斷,她的裙子和內褲不知何時被扯落……

在這尚能視物的環境,百合赤裸的躺在數個木箱組成的平台上。在她之上,一隻禽獸在活動。
她雙眼反白,無奈且痛苦地看著頂頭的月亮,眼前男人身上那股令人作嘔的臭味不斷的傳入她的鼻孔。

「救命……救命……」她斷斷續續地叫,聲音稍大的話,井上便送上一拳。
此時的百合渴望救世主的來臨。

事實,如她所願。

「士官長,那兒像有人呼叫救命。」高大的湯姆是駐日美軍,隸屬橫須賀海軍基地,聲音洪亮的他今天與數個同僚和上司出來消遣。
「好的……過去看看。」飲到醉醺醺,須由另外兩個下屬攙扶的士官長指著小巷說。

他們大聲的對話和逐漸走近的腳步聲為百合帶來希望。
「英語?難道是耶和華派來的使者?」百合心想。

她看不清背光的數個美軍,只道是拯救她的使者、騎士。
井上卻慌忙地抓起褲子,往巷子的另一邊跑去。
士官長指揮兩個下屬追逐井上,然後走到百合面前。

「嗯,這小妞不錯不錯。」士官長盯著百合的乳房。
「士官長,用不用在附近找間旅店……」善於揣摩上司心意的湯姆說。
「不用了,這裏便可。去,替我出去把風。」士官長補充一句,「動作快些,我玩完便給你們玩。哈哈。」

湯姆笑著跑出小巷。

在大學主修英文的百合,毫無難度的把他們的每句話都聽進心裏。儘管遠處傳來井上被歐打的聲音,這也掩蓋不到她心中那股涼意。

她雙眼再毫無神采,只剩下一片灰色。

「究竟,何時,才完結?」她想。

故事,現在才開始。


---------------------------------
十分無聊地又發了一篇

無所事事的日子真痛苦
「 對 人 類 而 言 , 沒 有 完 全 或 絕 對 的 事 。 」
「 努 力 之 後 所 顯 現 的 進 步 是 很 顯 著 的 。 」
ericchow1234a
哈棒國僕人
 
文章: 42
註冊時間: 週三 3月 23, 2005 9:24 pm
來自: Leiden des Junger Werther

回到 創作發表-短篇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3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