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風吹 -愛短篇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短篇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大風吹 -愛短篇

文章骰子人 » 週四 7月 17, 2008 2:34 pm

聲浪漸漸平息,他把握著槍的手舉高過頭,直直的定格,像是一枚驕傲的驚嘆號。
似乎在等待大家都屏氣凝神那一刻。他扣緊食指。
一陣微微的風穿過看台吹向天聽。


槍聲倏地炸裂。

「砰嘰!」

八名跑者繃緊許久(或許對他們來說已經夠久了)的雙腿像是被彈出去的橡皮筋,手併成刀狀,劃開空氣,奮力向前跑。
幾乎是同時,看台開始呼高呼低的尖叫喝采,從我這邊看過去像是五顏六色又興奮過度的海浪。

我在想像自己幾乎可以看到跑者身上被腎上腺擠壓出來的汗水。還有他們身上的體味。
但是他們理當不會流汗,不會流到像灑水器一樣滋潤你家前面的草皮,因為今天該死的沒太陽。
隔著一個大操場,很大的操場,中間還有可以拿來執矛的超大橢圓形草皮的操場,外圍有八個跑道的操場。
我坐在看台隔了超大操場的對面,是大階梯,沒高度有寬度還有層次性的那種大階梯上,最上面那層。
要是太陽出來,配上今天實在是很冷的風,風景好溫度佳的狀態下我一定會睡著。

但是今天該死的沒太陽。

從早上到現在接近中午,太陽死都不肯從不是說很厚的雲層後露出一點點的該死的輻射線。
這就是所謂的運動會吧?
你尖叫為自己的班級隊伍的參賽者加油,吃吃,喝喝,拍很多照片,贏了叫叫輸了馬上說今天的裁判有問題。

今天的風很冷,我剛說過了嗎?沒關係。今天的風很冷。

為了運動會綁起來的馬尾,已經被來來去去的風折騰成狗尾草,或菖蒲。
其實我應該待在看台上陪她們尖叫拍照,像個正常的女孩子那樣。
我卻選擇坐在階梯上,承受著大片大片席捲而來的風。
其實風不是那麼大,只是當風沒有阻礙物,它就會突然顯得很龐大,像是無形而平穩的滑翔翼從操場的對面或是右邊的天上刮過來,它稍稍降落在草坪上,然後低空滑翔,我甚至不知道它們是怎麼一陣一陣的出現,因為你看不到。

每一陣風都顯得很持久,每一陣風都顯得很用力。
於是我被吹得東倒西歪,我嘗試坐的直直的,像鳴槍者舉起來的手那樣直,但是跟風角力顯得很愚蠢,因為很快你就會很累,而且不會有誰跟你說幹的好。真的很浪費時間。

一百公尺的贏家奮力大吼,一小塊尖叫突起的海浪,像巨大的雞皮疙瘩。
我突然覺得好累。

「雖然你說再也不會理我了,」我看著贏家大力擁抱從看台上跑下來的人。「我還是有很多話想對你說。」
「這一點也不浪費力氣,不講出來的話我才會很悶。」我坦承。

「而且,又沒人說你聽了就要對我負責,聽了你也沒損失阿。」
似乎是個好理由,所以我停了一下又繼續講。

「我支氣管不好,但是我還是很喜歡喝很冰很甜的香蕉奶昔,因為你會唸我,會罵我靠,我支氣管不好所以我早上會鼻子過敏,你知道嗎?可是其實我不知道為什麼支氣管不好就會鼻子過敏。」一陣很強的風,我哈啾。

「…可是我身體最不好的地方其實是腸胃,因為我得過盲腸炎,每當我開始想到你跟不管哪一個她的畫面,肚子就會痛。後來才我覺得原來愛情會讓人胃潰瘍。」
他不知道我現在肚子正在隱隱作痛。

「你大概以為我現在會邊講邊哭吧,但是你錯了。」我用鼻子噴出一股氣。
「我要哭也會找個你絕對找不到的地方哭。」我得意的笑了笑,又一陣霸氣的風。

「我覺得我們需要一點背景音樂,我選了好幾首可是很難決定。」我指指口袋裡已經被聽到沒電的IPOD,「像說孫
燕姿的我懷念的、任性,或是蔡健雅的陌生人,還有忘記是誰唱的那首原來,放心我不會選些像你為什麼愛上別人的機歪歌詞。我沒怪你。」

前面的橢圓形草坪上,選手開始預先練習執矛,他們一定是新手,因為矛幾乎剛出手我就覺得根本無法插到地上,而他們也的確沒辜負我的期望,幹罵的髒話句句擲地有聲。他們真的很需要預先練習。

「你問過我,要是你被毀容還會愛你嗎,放心,你不會因為一顆痘痘就毀容的。」我反射性的摸摸自己的額頭。
「但是我要套一句刀大的話了,我最喜歡的那句。」

「被毀容的你跟帥的你,我會選被毀容的那個,因為那個你比較沒有人疼。」
我記得我回答,我會一直愛你。可是她一定也會那麼愛你的,想到這裡有一點點放心。

「以前我總是有一點點覺得,你是需要我疼的,因為我找不到其他比我更愛你的人,你是個很需要愛的大男生,只要你是一個人,我會忍不住去你旁邊親親你的衝動。那樣的你看起來太寂寞了阿。」我笑了一笑。
「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變了,一部分或許是你身邊的人增加了吧,好像,不需要我了。」有一點落寞。

「她們說你很白目,老是愛罵髒話,我那時候一直很矛盾,因為她們只要一直誤會,你就一直是我一個人的,可是又想讓她們知道其實你是一顆好蘋果,不想別人誤解你,又不想讓她們分享你大大的笑。」我苦笑。

「她很漂亮,真的很漂亮,或許你已經不想抱泰迪熊想改抱芭比娃娃了哦?」我講出很乾的笑話,果然失戀的人講的笑話通常不好笑。唉。

「我對你們完全不知情,所以這樣講好像又太假惺惺了,不過我是真的想祝你們幸福。」我朝身後比出大拇指。

一陣溫和的風徐徐的吹過來,我緊繃的肩膀慢慢鬆懈。我才發現我一直維持一個姿勢,背有點酸。
我伸伸懶腰,幾聲舒服的喀喀聲。我換了一個比較耐坐的姿勢,繼續說。

「等一下要是我發現一陣最適合飛的風,一定馬上告訴你。」我比出兩支大拇指。

「你想知道項鍊的下落嗎?別擔心,我的寶貝派大星會一直戴著它,你的鎖頭可別搞丟了或交給你弟保管,你一定希望我戴著它,可是我很怕我弄丟它,要是派大星弄丟了我還可以生它的氣。但我知道它不會的。」
我摸摸空空的脖子。
「畢竟你的脖子現在需要空出來扣上另一個女孩的愛情,辛苦它了。」

「只要捱到今年的9月10號我們就真的滿一年了,好可惜。」講到這邊我居然還嘆了一口氣。
「就是,我覺得失去後才懂得珍惜這句話,其實有兩種,但是大家看到這句,總是想到比較負面的那一種,然而不是每個人都是那一種阿,可能是措辭上的問題吧,字面上來看就是帶著責備的,搭配著一種不屑的口氣。」

「然而,有時候我們不是說不珍惜,只是我們不知道我們將要面臨失去,扣除掉有表現出或沒表現出那些眼睛能見到的部分,或許愛其實是一樣多,只是失去之後,我們總是後悔著雞毛蒜皮的小事,但忘了那時的我們眼中只有巨大的愛。」

「失去之後,我們把所有的愛加在一起,然而我們無形之中卻又乘上了悲傷的重量,所以我們總是以為失去後的愛比較多,但那些只是被後悔膨脹過的數字。」

我慢吞吞的講完,恍然大悟原來失戀的人真的會出口成章。

「但是我說的是這種不知情的狀況啦,而不是替那些只懂得被愛的那些人找藉口。」
「要分辨是哪一種的話,其實每個人都不一樣,所以我也不知道哪種方法可以讓大家都分辨的出來。」
我一次講完,然後深深的吐了一口氣。一陣偏高的強風從我的頭頂呼嘯過去。

「不過如果是我自己的話……」我咬緊嘴唇,「我愛你愛的問心無愧。」

「後悔是有的,我不信哪對情侶不會有,但是我自己知道,就算被你稱之為不是劈腿的劈腿造成的那些爛東西傷過,我還是比較愛你的。所以那些爛東西變成癲癇,我沒辦法狠下心就這麼走了,但是跟你在一起開始有了副作用。」

一陣用力急促的風從我頭皮間穿過去,我懷疑有頭髮被連根拔起。執矛比賽看不出輸贏,因為都很爛。

「你說我不像以前可愛了,我總是反應很大的說是你害的,然後癲癇就會發作,我變成老媽都不認得的人,天曉得我其實會後悔的,可是我不敢跟誰說,一是我怕自己的虛偽,二是我怕別人的眼光,三是我怕你對我很失望。」

我開始瘋狂逃避,每次變身完以後又總是厚著臉皮去討親親,我常讓你失望,你卻從沒讓我失望過。

我曲起膝蓋,凝視此起彼落的長矛,少數幾支顫巍巍的立在地上。
萬事具備,只欠東風。
然後一陣很捧場的強風就吹過來,我看著它們稱不上搖晃的搖晃之後還是幾乎全躺,我心中浮起殘酷的快感。
又是一陣擲地有聲的幹罵。

「寶貝。」這句是欠你的,我想起來。

我張開嘴,好像要繼續說下去,但是突然發現已經沒什麼好說的了,我又閉上嘴巴。
就這樣安靜了好一陣子,幾個妝畫的很濃運動服亂穿的女生嘻嘻笑笑的從我前面走過,手勾著手。
風斷斷續續的吹,我開始幫每一陣風讀秒,卻發現沒有一陣超過九秒的。

「你知道,你說別白費力氣那句話的時候,很傷人嗎。」我沙啞了。

我的肚子又開始痛了。
我把頭埋進雙臂,講話不清不楚,

「我收回那句對不起,我甚至不知道你為什麼沒跟我說,你已經有一個女孩了。」我擠出聲音。
「你不肯跟我說你討厭我,要是那樣我就可以給自己一個好理由。」
「我知道我傷了你幾百次了,可是為什麼不願意讓我在最後好過一點點呢。」

沒有風。

「我甚至不知道我幹嘛一直用你你你講話,我他媽從頭到尾就知道你聽不見。你早就不在了。」
我縮成一團,還沒有哭,還不行。

「有本書說,只要一直相信一件事,讓自己的身體也相信那件事,那件事將會成真。那本書叫《秘密》,你不信可以去博克來網路書店查查看。」

還是沒有風。

我的聲音很輕。把呼吸平順,因為還不行。
「我一直試圖讓自己相信,你還在我身邊,在我身後聽見一切,說服自己我不是在跟空氣說話,我也不是瘋了,只是手還抓的很緊而已。」

一陣遠遠的風,溜過我的眼睫毛。
來了。

「不要不理我。」我開始哭。

風不強,可是可以肯定,是一陣持久的好風。
上去,再上去,都要看不見了。
這陣風很遠很長,可以比擬風裡的長江,稀釋了雲。
它吹了三十八秒才開始減弱。



親愛的,
天堂人不需要緣分,因為他們注定在一起。
反正,天堂見。
真愛犯了重罪,但滿十八歲就沒罪。
骰子人
哈棒國奴隸
 
文章: 3
註冊時間: 週六 7月 12, 2008 4:53 am

Re: 大風吹 -愛短篇

文章Mr.細 » 週六 7月 19, 2008 7:32 pm

我希望最後三句不要成真
活著還是比較好
對我來說最重要的
沒有
沒有一件事是不重要的
頭像
Mr.細
哈棒國貴族
 
文章: 376
註冊時間: 週日 5月 20, 2007 10:47 am
來自: 星爺他家對面(火星)

Re: 大風吹 -愛短篇

文章骰子人 » 週日 7月 20, 2008 11:25 pm

不會死掉的啦
這樣好像會讓大家誤會
自殺不好喔。
真愛犯了重罪,但滿十八歲就沒罪。
骰子人
哈棒國奴隸
 
文章: 3
註冊時間: 週六 7月 12, 2008 4:53 am


回到 創作發表-短篇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