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術.夢】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短篇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武術.夢】

文章不倒人 » 週二 10月 07, 2008 3:22 pm

在一個豪華又漂亮的建築裡發出了可怕的責罵聲!

這棟建築你說有多漂亮就有多漂亮!地上可說一個垃圾都沒有!

房間地板都可以當面鏡子照了!像這種豪華美麗的房子竟然會出現可怕的責罵聲!

【靠!你這小子!我養你長這麼大就是希望你能讀好書!如今你跟我說你要辦休學!】一個拿著雪茄帶著金絲眼鏡的中年男人,皺著眉頭說著。

【你說你到底在想什麼!?】中年男人看著一個清秀的青年又補問了一句。

【我…….】青年低著頭說著

【說啊!你這孩子!在畏畏縮縮什麼?!】中年男人眉頭更皺了!

青年抬起了頭:【我想…..練武術!!爸!我打拳!】

【………。】中年男人拿掉了金絲眼鏡,像是在看髒東西一樣的眼神


【給我滾出去!】中年男人說完就轉身回房了!

青年拿了幾本書走出了家門。

少年剛走出了門口就馬上聽到一個聲音!

【小截!小截!】一個穿著名校制服女生跑了過來!

【小天,你怎麼來了?】少年微微笑的看著少女


【你做什麼事都不跟你女朋友說得嗎?】少女氣憤的說著

【喔!你說休學喔~!我自己也被自己的想法嚇一跳!】少年看著天空


【全校都在談論欸!說:全校功課最好的王小截竟然在大學考試的前一個禮拜休學了!】少女緊張的問著


少年:【喔!事情是這樣的…….】


【公園】

【阿截!明天見!考試互相加油喔!】同學說完走進了圖書館

【 阿截,記得明天要借給我你的筆記喔】另一個穿著名校制服的學生


【OK!掰掰!】說完阿截又拿起了書本


【前面的小弟!施捨我一點錢吧!】一個沙啞的聲音朝向阿截的耳朵



阿截低下頭看【當然好阿!】

【將錢放入乞丐的手裡】

【謝謝啊!】沙啞聲持續著

【保重了老先生!我走了喔!】再起拿起了書本


從少年的背後又傳出了沙啞聲:【你為什麼要走別人走的路!】

少年轉頭看


老人繼續說:【你很獨特!你應該走自己選擇的路!】

【老先生,你再說什麼啊!?】青年

【那些自稱事文明人的人都不裡我這遭老頭!只有你穿著名校制服給了我三千塊!】老先生眼神變了


【別傻了!就快考試了哪有時間選自己的路啊!】少年笑著

【你現在就在選擇】老先生站了起來走向少年


少年看到了一個拳頭下一秒視線模糊,當視線慢慢恢復老先生正低頭看著他!

【這招叫詠春拳!】老人得意的說完就走了!

【漂亮的毫宅門口】

【他根本就是瘋子嘛!】少女氣憤的說著


少年沈默了一會說:【是啊!到現在我鼻子還會痛!】

【那你到底是怎樣?!這就是你休學的原因?】少女不解

【不!後來我想…..道理都是瘋子想出來的!而且他說出我的心聲!】少年眼神變了

【啊!】少女看著少年

【我是該對自己選擇了!以前都是我父母幫我做決定!可是那一直不是我的決定!】小截
側臉看著女友


【我要練武術!我要打拳!我要成為世界最強的人!雖然我有一點氣喘但是我相信有毅力什麼事都可以實現的!】小截正臉面對著女友


【唉~!小截,你一直都是這麼單純!】


【詠春武館】

師傅:【不行!我不會同意的!要我收一個瘦的跟竹竿一樣又有氣喘的學徒!?你再開玩笑吧。】

【我只有一點氣喘啊!師傅!】小截趕緊解釋

【誰准你叫我師傅了啊!】師傅轉身玩弄著鬍子


【我每月付你1萬學費】小截跪著仰望師傅


師傅繼續玩著鬍子【明天來上課吧。】


【我想現在就學!】小截的決心說出的話


可是往往說得比做的還容易!


師傅:【開始對打練習!】


【啊…….!!】小截嘴吧掉了。

【蹦!!】

【隔天】

當阿截睜開眼睛看見的第一個畫面是家裡的天花板

【啊……我在哪啊!】阿截虛弱的聲音


【傻孩子!你在你的床上。】父親再次點起了雪茄

阿截看著從父親嘴裡慢慢出來的煙霧。


【竟然要一個女孩子背你回來!我怎麼會有你這種兒子!】父親的眼神依舊像是在看髒東西

【小天嗎?爸!我在讀書的時候你從不會像這樣看著我!為什麼我只是做我生命第一個選擇你就……】


【你能打出你的前途!?武術你的體格練會變強嗎?你不要傻了!】

房間煙霧更多了!

【唉!我明天幫你辦附學!】父親低著頭

【不!那是你要的!那也是社會要的而已!】小截皺著眉頭看著父親


手掌迅速朝小截的臉甩上去!


【隔天】

照常的去武館!照常的做一樣的套路!照常的被……挨打!

這就是少數人走的路。


【你到底練得怎樣啊?!變強了沒有?!】小天邊問邊幫小截擦著傷口

【有……吧。】小截低著頭說


【唉~!】小天還是繼續的擦著阿截的傷口


【毫宅房間】
當天晚上
房間的燈都不怎麼亮!只有一個四方形的亮光,還有鍵盤聲。

[msn]

【阿姜:小截,聽說你休學就是為了打拳?】

【武打小天王.王小截:對阿!】

【阿姜:///= =有進展嗎?】

【武打小天王.王小截:唉~應該是有吧!】

【阿姜:還應該勒~!】

【武打小天王.王小截:阿姜!不然你有什麼好方法?!】

【武打小天王.王小截:我們在學校總是無話不談!你一定有辦法的!】

【阿姜:是阿!我們信任對方!】

【武打小天王.王小截:少噁心了!】

【阿姜:明天來我工作的地方!我一定有好方法讓你功夫變強的!】

【武打小天王.王小截:謝啦!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阿姜:明晚見!886】


【天橋】

下午的天色還是那麼灰!

卻還是聽得到單純的聲音!

小天:【你說你那個朋友阿姜嗎?】

小截:【對阿!就是常常跟我讀書的那一個啊。】

【他對武術撩解多少啊!他會有什麼好方法!】小天邊走邊問還將手放在後面

[小天真是可愛的女生!只有他會這麼關心我!有時我真覺得我會配不上她!]阿截心裡這麼想著一邊對著小天微微笑

【到了!這就是阿姜工作的地方?!真不像他!】阿截仰望店面


【阿截!我們回去吧!這裡很像夜店欸!感覺好不安全!】小天拉著阿截的衣服說

【不要!只要有讓武功變強的好方法我就去!】阿截眼神又變了

【你相信我吧!?】阿截對著少女伸出了手

當兩人握著手進入了夜店![這就是生命的選擇嗎?]阿截心裡又os了。


【夜店內部】


兩個模範生看到的場景真不該是16歲該看到的!


吵鬧的音樂.走廊發生性關係.將藥物放入酒杯的舉動

【阿截,我好怕喔!】小天哭了

【不要怕!我可是武打小天王欸!雖然不是很強啦!】阿截勉強笑了一下

吵鬧的音樂仍持續著!舞女一個比一個暴露!

【請問你知道阿姜嗎?!他說他在這裡當服務生?!】阿截找了一個穿著黑西裝的壯漢問人


【你就是武打小天王.阿截阿!】壯漢冷笑了一下

【啊!?】少年有點疑惑

【他說他在那裡等你!】壯漢指了一個大門給兩個模範生看

當兩位青年走到了壯漢的背後,小天往後看壯漢一下

壯漢對著少女笑了一下!

女孩的手抓著男孩的手更緊了!


【打開了大門】

【歡迎下一個選手!出場】音響發出的聲音


阿截看到一個穿拳賽短褲的人往另一個穿拳賽褲子的人出拳!

拳拳到肉!血撒滿地!擔架沒有一個是沒有用到的!

【阿截!走啦!你被阿姜騙了啦!】小天大聲說

【不會吧!地址沒錯啊!】阿截喃喃自語著

【阿截!走啦!】少女的著急完全不管用

【他還是我最好的朋友!】 阿截喃喃自語著

【歡迎下一位選手出場!】音響的聲音再度出現

【我!】阿截氣憤的說著

少女更著急了!少年卻完全不理會!


【讓我們歡迎武打小天王~~!!】音響聲再次出聲,不過這段聲音更加帶著諷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阿截一邊顧著自己上台的腳步也聽到觀眾的笑聲!


脫下了承重的外套,心臟的不規律跳動!

【喘氣聲】


【才剛上台就喘成這樣!你到底會不會功夫啊!?】擂台上的對手冷笑著!還把手大勒勒的攤開!


[呼~雖然沒有上台的經驗!不過我之前已經看書充分研究過了。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

阿截心裡最後單純的一句話!


【噹】

【第一回合才剛開始,小天王就馬上衝上前去比他大兩倍的選手那裡!!】音響聲


【我好不猶豫在這位選手的胸口上一直出連續衝拳!!自己都覺得自己好神!】

當阿截對自己的拳頭滿意的時候,他下巴旁邊就馬上出現了一個像輪台一樣大的拳頭!


【蹦!!】


【小天王倒地啦~!!】音響聲


【哈哈哈哈哈!!】觀眾的嘻笑聲再次告訴阿截武術的現實!


當阿截慢慢恢復意識卻聽遠處一個熟悉的聲音!但是那聲音絕對不會是快樂才發出的!


當阿截抬起頭看……看到小天被剛剛問路的壯漢以及夜店的人嬉鬧!!

少年氣憤的避開了歡呼的眾人!避開了為比他大兩倍的選手歡呼的眾人!

也要避開那些歡呼要侵犯他女友的眾人!



【啊~~~~~~!!】慘叫聲越來越大,卻只有一個少年往那聲音跑去!!


【住手~~!!你們這些混帳!住手~~!!】少年的緊張.憤怒全寫在臉上!


【救….我!】少女的眼淚!少女的難過!

正當阿截又要出拳的時候,一個人的手軸卻比他拳快擊中他臉!!

歡呼的人抓住阿截的頭,完全不理會少年的疼痛.鼻血以及眼淚!!

【睜開武打小天王的眼睛!讓他看!】壯漢一手抓住少年心中的最愛!


【不~~~~~~~~~~~!!】眼淚跟鼻血就在此弄髒了模範生的制服。



【精神病院】


【蹦!蹦!蹦!蹦!】
一個醫護人急忙架開了一個人!少年的頭慢慢留下血!


【把我女兒還給我!把我女兒還我!】男人手上沾了少年的血,臉上也藏不住憤怒哀傷!


少年卻持續跪著,不發一語。


【夜店的擂台】


【歡迎我們的現任官軍!太森選手!!】音響的喇叭聲


喇拉再次說話【他的體型比武打小天王大兩倍!】


觀眾:【哈哈哈哈!】

喇叭聲【再過幾個鐘頭我們的比賽就開始了!呀呼~!!】


【更衣室】

【拉拉拉~今天的狀況還是那麼佳啊!】壯漢選手冷笑著,換上了功夫褲


【喂!打比賽好玩嗎?】

【喔~是你啊手下敗將!有事嗎小弟弟?!】壯漢大笑

【磅!】.....【刻嘞!】那是下顎骨脫臼的聲音

壯漢倒下了隨波而來的是一個腳採在他身上!

【說!阿姜,在哪裡!?】少年的眼神真的不是一個單純的人該有的。


【回答我!】採在胸口的腳迅速換到了壯漢的陰部!!


【喔~~~!我不知道!我們都是用通訊連絡!】壯漢哭了!壯漢的臉好像真的很痛!


【你們這種武術家也會哭喔!?】少年把腳慢慢移開,走了!


【碰~!!】

一個人從一家武館的窗戶摔了出來!

【求求你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


【你不可能不知道!他為你洗衣服!他為你招學生!老實說!】惡魔的眼神


【我….不…..】


看到拳頭


【磅!】



【詠春武館】


開門

【拉拉拉~】


【嗨!師傅!】


【啊~你是那個武術界都在談論的那個人!】緊張的老師傅


【不要殺我啊!求你!求你!】老師傅哭著跪在地上求人,這畫面真不像老師。

【砰!】
少年迅速把老先生踢起來


【別傻了!我之前是你的學生啊!我幹嘛殺你!你又不是我要找的人!】惡魔再次登場


【是你!】恐懼並沒有不見


【我來的目的只是想問你…..當年你收了我的學費,有沒有用心教我武術!?】少年眉頭一皺
【有………啊!】


【說實話!】眉頭還是皺的


窗外還下著如血一般的雨滴。



阿截沒有得到上一個問題的答案就開始喃喃自語


【她的笑容我都還記得!我以前一直認為像我這樣的人配不上她!】少年這時流淚了


老師傅扔在角落害怕。

【灰暗的房間】

【這就是選擇嗎?難道我真的錯了?就算我錯了難道那些自己為是的人就沒有錯嗎?】少年的自言自語還沒有結束


少年走出了住宅…淋著那些像血一樣的雨


【我只是不想追隨別人的講步!】少年抬起了頭對著天怒吼!


從遠看還以為是隻野獸在嘶吼!


1年又過去了

當少年入獄後又被釋放!

釋放的原因是因為只要把他送進去,所有的囚犯不論是要找他比武的或是要膽小如鼠的……

都會被打死或是斷手短腳!

武術老師傅以及夜店保鏢被殺得新聞已經多到數不清了!

或許大多人對無奈的事情都選擇當作沒看見!

可是很多人都忘了看….是什麼東西才讓這個少年變成殺人魔的!



【破屋子】


在這個看起來就是為了逃避什麼人的木屋裡,傳出了可怕的喘氣生!

裡面的人臉色發紫從抽屜裡拿出了一把手槍!【鉲擦】

喘氣聲越來越大

【誰在那!?】


腳步聲慢慢逼近


【阿姜,我找你找的好累喔!】少年終於笑了


阿姜完全不管少年的腳步只顧猛開槍!

少年攤開他的衣服露出硬邦邦的防彈衣

【鉲擦.鉲擦.鉲擦.鉲擦】

【阿姜,聽聽。那就你要死亡的聲音!】



【哈哈哈哈哈哈哈!】阿姜這個正如惡魔般的突然大笑

【我們是朋友啊!阿截!】邊講邊露出他黃黃的牙齒


【是啊!我把你當作朋友!】阿截的腳步未停


【看看你!阿截!你不是要我幫你嗎?!】阿姜

阿截停步了!

【要讓你這個氣喘鬼武術變強也只有這樣!】笑臉的裂縫越來越大了


少年開始低下頭了

【你看看你!這一路走來你打敗了多少武師!我沒錯!】在黑暗的屋子裡阿姜已經變成惡魔了


少年跪在地上!

【鉲擦】重新上膛的聲音


阿截看著槍口慢慢底著他的頭部。


我們都在為著不切實際的夢而努力!

是什麼讓我們成為惡魔!?



【完】
http://www.wretch.cc/album/s55jbp6

http://blog.yam.com/user/sss718.html

http://www.youtube.com/user/s55jbp6

世界從白到灰到黑!而全白的時候就是沒有人類的時候!!也許人類有機會讓這世界變白!
不倒人
哈棒國平民
 
文章: 63
註冊時間: 週日 4月 03, 2005 12:23 pm
來自: 蜘蛛市

回到 創作發表-短篇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