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tial arts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短篇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Martial arts

文章不倒人 » 週五 12月 26, 2008 5:41 am

「武術」這詞語,在歷史上的第一個記載是負面的。

南朝宋的太子舍人,顏延之做了首四言詩《皇太子釋奠會作》:「偃閉武術,闡揚文令。庶士傾風,萬流仰鏡。」 意思是「廢止武術,促進文學。

使百姓佩服,大家仰慕好榜樣。」但是此句中的「武術」應該是指「軍事」。此詞後來還有在明朝用。

李漁的《閒情偶寄·種植部》:「自幼好武術。」也稱功夫。

在一片深藍色的天空,從天望著地…人都變得好小好小,完全不知道誰是誰!

從地上看著深藍色的天空,讓人覺得好鬱悶。

在一個稱之為學校的建築物中…

我們可以在裡面找到叫【教職員室】的房間,看著地球稱之為老師的人拿著紅筆…在一位學生的考卷上塗塗改改!

我們也可以在稱之為教室的地方看到稱之為學生的物種!

【我們晚上去唱歌好不好?!全班一起去!】一個看似公關型的同學站在台上對著全班說著

想必我們可以看得到所有同學歡呼的表情,還有一大群吵雜聲!

這時候一個學生舉起了手說:【對不起!我晚上有事!可能不能去欸!】

公關型的同學側臉看著那位同學說:【沒有人問你!】說完繼續進入同學們的熱烈討論中

這時候第七聲鈴聲也同時響起也意味著放學!
全班一個一群的離開了教室,吵鬧聲也逐漸遠離了房間。

在學生們回家的路途中…有一個學生卻走了自己家的反方向!

學生做著有如往常的動作,他走進了捷運看著車窗,看著那些動來動去的牆壁,不知道學生的心裡在想什麼!

【武藝!】一個學生熟悉的面孔正叫著他

【嗨!】學生走了過來,他把書包放在座位旁邊並且坐了下來。

【啊~武藝,你又要去哪裡?!大家不是都去唱歌了嗎?!】那位叫個武藝帶著厚框眼鏡的少年問著

「武藝」仍看著車窗外:【沒有啦!只是不想去!】

少年用著手指輕輕的把眼鏡往上推:【武藝,實在很不想說你欸!自己都說人際關係不好了!還不把握這次跟大家的互動。】

學生低著頭車門也開了:【好了!我要下車了!】


學生又再次一個的路程,在路成中除了自言自語還空揮了幾個拳。

學生抬頭一看…看到了一個像是中國寺廟的房子…門口寫著【武術館】!!

學生走進了屋子就如往常一般的換上所謂的道袍!

在屋子裡師兄弟們雖然常常看到同學們的臉,卻一點都不熟就連名字互相都叫不出來!簡單說就是…各練各的。

【教…教練!什麼時候教我迴旋踢!】「武藝」也只有在這間武館才會表現出在學校表現不出來的熱誠!

教練仍然看著其他同學的每一個動作,就怕自己沒看到一個錯誤動作。

少年卻還在一旁等著教練的回答。

教練仍然繼續看著學員的那一邊說:【等功夫到家,我自然會交給到家的人!】

少年聽完這句話遲鈍了一下,走到沙袋旁邊繼續踢沙袋。

看著被黑影佈滿的天空…少年搭著夜晚的捷運…回到一個叫家的地方。


當「武藝」開了家門看著自己正在看電視的阿公:【阿公,我回來了!】

阿公用著疲倦回應了孫子:【喔,喔,好!】

少年坐在阿公的另一頭,陪著老人一起看電視…這時老人慢慢的轉頭看著孫子:【今天在學校怎麼樣?!】

少年繼續看著電視:【還..不錯啊!同學一起去卡拉ok!】

【喔~喔!】老人聽完慢慢在把視線轉到電視

少年這時慢慢把視線轉到老人身上,在慢慢離開位子。

「武藝」走進了房間,看看自己的房間擺設,武藝看著自己房間的【木人樁】,少年對著【木人樁】先用右手摸了摸它…才慢慢開始他家中的練習!


看著天空一棵火球慢慢的升起,把光線照在地上的每一個建築,這也意味著新的一天已經開始了。

少年起床馬上趴到地面做了十下的浮力挺身,還有刷牙.洗臉.上廁所,

做完這些機械式的動作以後…「武藝」拿起了書包在床上整理著一些今天上課的用品。

「武藝」這時候走出了房間,看著時鐘剩餘的時間從廚房抽屜拿出了氣喘病的呼吸器!

背起了厚重的書包,走到了捷運站…搭上每天做著同樣事情的人們都要乘搭的交通工具。

到了學校除了升旗典禮之外…其他的活動大多都是在椅子上的!以「武藝」的角度來說這一切都很漫長也很無意義!

當第七聲下課鈴聲響起,少年再次做著機械式的行動!同樣的捷運,同樣等車的旅客,更別說同樣的路程。

可是當少年的眼睛慢慢看到武術館…他就再也不覺得自己有如行屍走肉!


少年的眼睛看著自己的拳頭,手掌,手肘,腳,膝蓋……每個在少年的眼中都變得有意義!

只可惜教練以及同學們始終都沒有看到他!

在「武藝」走回家的路途中又聽到一個熟悉的人的聲音!

帶著厚框眼鏡說話有點口吃的男生:【武藝啊~!這麼晚才回家啊!你去哪了你?!】

「武藝」藏不住自己不耐煩的表情,對這個人從未把他當朋友!可是這個厚框同學卻把「武藝」當成朋友!



【啊~武藝!你是不是又去那個武術館啦?!你怎麼興趣這麼老氣!】厚框眼鏡露出了他的暴牙

少年仍然看著前面走著他的路,而後框眼鏡繼續跟著「武藝」的步伐。

看著夜晚來來去去的車子,少年心裡想:【明天還要早起,真是煩啊!】
口吃的聲音還仍繼續發出聲音。

這時「武藝」吸了一口呼吸器!

【房間】

鬧鐘響起!按掉鬧鐘!刷刷牙!洗洗臉!穿起制服!收拾書包!拿起呼吸器!

搭著捷運!走進校門!

正當「武藝」又以為這天一定會一如往常一樣的時候,老師這時把他叫了過去!

【武藝,你是怎麼搞得啊!】老師在座位從下往上看著武藝

【什麼?!什麼?!】少年藏不住緊張的表情

老師罵的可兇的勒!!

【你看看你的成績單!亂七八糟!】老師看著學生有如是垃圾一般!

這時「武藝」把老師手中的成績單搶了過去!

少年當著自己的導師和全部辦公室的老師面前…

把世界認為比命都還要重要的成績單撕成廢紙!!

少年跑出了校門口!從少年的背後還可以聽得到老師的追罵聲!

少年的奔跑已經讓他跑到一個他所認為有意義的地方了!!

穿著學校的制服,吸了一口呼吸器!少年換上了道袍!

看著那些不理人各練各的同學們!

「武藝」拿起了拳套朝著沙袋走了過去!

就在大家都練得滿頭大汗的時候…教練拿出了比賽報名表分給了大家!


教練對著排成一列的同學說著:【這場比賽是外國辦的!我也會下場去參加!大家都要盡力去打喔!】

同學們都高高興興的趴在地上寫著報名表,可是只有一個學生站了起來!

站起來的人還會有誰…當然是主角啊!!

「武藝」帶著疑惑的心情走向了教練!

【教練,為什麼我沒有拿到報名表?!】少年問

教練仍然沒正眼看著學生說:【大概是有疏失吧!我明天改快印給你!】

看著一天一天的過去…機械化的生活比之前更機械!!


看著那些好像跟自己無關的課程去了覺得有意義的地方,

只是這次不同之處就是看著武館的同學們一天天的交了一張張的比賽報名表。

就在離比賽日子不遠的時候,少年的手中仍然沒有報名表!

少年氣憤的走向了教練【教練!為什麼我到現在多還沒拿到比賽報名表!?】

教練終於看了少年!但是那個眼神充滿無奈、煩感、氣憤!

教練沒有回答少年的問題把頭轉了回去!

就在武術課堂結束的時候同學們一一的有說有笑的離開了武館,就在少年也要尾隨離開的腳不時…有兩顆重重的拳套丟在他的面前!!

當少年撿起來回頭一看…看到自己的教練戴好了拳套看著他!!

【要我跟他打嗎?!】武藝的心禮貌出了這句話!

武藝的心情這時突然變得衝突了起來,害怕的心情、期待興奮的心情、高興的心情這時突然一起出現!

害怕,害怕自己能不能打贏國家的十大青年!興奮期待,自己終於大顯身手了!高興,教練終於願意教他了!
吸了一口呼吸器!武藝戴好了拳套…衝啊~!!!

當武藝衝上了擂台馬上看到了一顆拳頭…下一個影像只看到一面漆黑還有些亮光!

少年跪下了…看著地板出現了一顆顆的紅點,用手擦掉了那個從鼻子出現難聞的液體!少年繼續站了起來…握緊了拳頭…拳頭比少年衝的更快!

【啪!!!】一技鞭腿硬深深的沈入了武藝的背部,這一腿…不像便當的雞腿那麼美味!

少年的背部有如被閃電擊中一般!!在少年倒地的同時在他腦中浮現了一句話【武術生涯毀了!!】


在少年摸著自己剛被擊中的地方在地上打滾的時候也聽著教練說話的聲音

【武藝,這樣你懂了嗎?!你看看你自己!多為武館想想!!】

看著夜晚的月亮,看著被路燈照亮的街道。

少年拖著沈重的左腳走著回家的路程,少年的左腳有點不聽使換了!

【中醫醫院】

【啊~~~~!!】

這個叫聲傳到醫院的每個角落,

醫生的手法明明不是打擊技既然如此的有殺傷力!

醫生摸著少年的脊椎表情嚴肅。

當武藝從床上做了起來,醫生眉頭皺了起來對著他說

【你才16歲對吧?!】

【對啊!】

【你的身體真的不像個青少年!!肌肉僵硬的要命!我只能說…你年紀輕輕操太兇了!】

少年低下頭看了看地再度把頭了抬起來

【可能是因為我氣管不好吧。請問我還能練武術嗎?!還能打拳嗎?!】


【你…。應該還是可以!不過你的背部骨盆遭到重擊,所以…可能引響到你左腿的神經!!
會有些不方便…建議你多休息…少做激烈…運動。這樣病情會慢慢好轉。】

醫生說完終於抬起頭正眼看了看少年,也意思意思笑了一下。

雖然醫生是說得好聽一些…但是從醫生的口吃聲中知道這個傷可能會很麻煩!

武藝拖著自己的左腳走上了樓梯,明明有電梯卻不想做電梯,打開了家門

【啊~小武,醫生怎麼說?傷嚴重嗎?】

爺爺對著孫子表示出關心…

不過現在的武藝根本眉心情去理會…『關心』。

這個時候少年說了一句謊言【沒事!】


少年把自己關在密閉的房間裡,好像就怕自己的祕密還有難過跑去找爺爺!

這時從房間裡面聽到外面的門鈴聲!聽見爺爺開門的聲音…

【小武~你同學來看你了!!】

當武藝把房間的燈打開,心裡期望如果是班上漂亮的女同學來找他就好了!

當少年把房門打開看見了一個戴著厚框眼鏡的人站在他房間的門口!

【唉你…你又來幹嘛?!】武藝沒有想要影藏不耐煩的臉

【來看你啊!你今天沒去學校喔!】當眼鏡同學說出關心的話語的時後,也贈送了幾滴口水

【沒事啦!進來吧!】少年的『不得不歡迎』出現了!

【武藝,你真的沒事吧!你快說啦!】口水噴到武藝的床上了!

【幹嘛說!你要幹嘛啦!?】少年搬動自己的腳作好!

【我們是朋友啊!快說啦!】眼鏡的手搭到了武藝的肩膀上

少年氣憤的把眼鏡的手撥開大聲的說【沒事!沒事!只是背部神經壓迫到左腳!!

只是武術教練不想讓我這個氣喘鬼參加比賽!只是….只是…覺得自己沒用罷了!!】

眼鏡的嘴巴掉了下來並且服了服厚框眼鏡,眼鏡吞了一口口水

【那你幹嘛那麼執著在武術介呢!現在青少年都覺得這是很死板的東西!!你就是這樣大家才不想理你!】


少年閉上了眼睛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哈哈哈!!死板?!哼!他們老是像機器一樣,做著同樣的事!每天的一切都很沒意義!?】

眼鏡的下巴又掉下來了!

【告訴你眼鏡…在地球多半的人都是死的!!我要打破對世界沒幫助的定律!

我要活得有意義!我不要像那些人一樣,做著別人做過的事情然後無意義的死去!!

去他的學校!!去他的飯碗!去他的沒種!去他的無意義!】

眼鏡的厚框眼鏡這時……掉了。

就在一天天的過去…比賽也結束了!!

沒有理想、沒有童話、只有少年的遺憾!

電視一直撥著相同的新聞…國家之光、功夫無敵、國家十大優良青年再創奇蹟!

孫子陪著爺爺看著這些新聞。

【啊~小武,那不是你練拳頭的地方嗎?!你怎麼沒去比賽?!】

唉~少年又要說謊了!

【我~不知道欸!可能他們有疏失吧。】

【植物公園】

兩個人在公園散步。

【對不起!上次對你很沒有禮貌!】

【唉喔~沒事!不過沒想到你想那麼多!】這張嘴還真是會噴口水欸!

【恩…。】少年又再次吸了一口呼吸器

眼鏡的邊框再次轉向了武藝【那你為什麼想參加比賽?!我知道你那個教練啊,新聞都有報導過他!你為什麼那麼想打敗他!?】

武藝用了好笑的眼神看了一下眼鏡【誰跟你說我一定要打贏他!!
當然誰不想打敗強者呢?!只是最主要是與高手切磋才會有所收穫啊!】



少年說完就前往了中醫院。

其實少年現在能不能治好傷已經無所謂了!

醫生一邊幫武藝推拿一邊跟武藝聊天

【年輕人,你知道有位哲學家說過一個組織的智商是七歲欸!好不好玩!那我們活著的社會不是就是一個大組織嗎!哈哈哈】中醫師說完轉身弄藥

少年沈默了!正當中醫師藥幫他貼藥時,少年起身穿好了衣服跑出了醫院!

【武術館】

教練依舊的在打沙袋,屋子裡的獎盃通通都一個比一個亮。

【教練!】一個洪亮的聲音傳到了教練的耳朵!

當教練回頭一看馬上就看到他的學生朝他衝了過來!!

武藝…拖著他沈重的腳…握緊了重拳…左手握拳保護著下巴…看著教練的頭…

少年將重拳伸了出去。

【完】


希望能多給一些意見!一切拜託了!
http://www.wretch.cc/album/s55jbp6

http://blog.yam.com/user/sss718.html

http://www.youtube.com/user/s55jbp6

世界從白到灰到黑!而全白的時候就是沒有人類的時候!!也許人類有機會讓這世界變白!
不倒人
哈棒國平民
 
文章: 63
註冊時間: 週日 4月 03, 2005 12:23 pm
來自: 蜘蛛市

回到 創作發表-短篇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