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循環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短篇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夢循環

文章摩可拿.摩多基 » 週日 1月 03, 2010 1:59 pm

其實不是認真而是必需品。
細細水流從快要崩塌的防護牆緩慢流出。龜裂得體無完膚的水泥牆色彩斑駁得慘不忍睹,無數的裂痕頑強的繼續蔓延,然而,水流依舊細小而流動緩慢,並且無聲無息。
淡紫色的人影背著光,絲綢般的青絲傾洩而下。
如果沒有了那些堵住水流的瑕疵品早就結束了呢。他這麼說,毫不在意的。

將會沖毀了一切然後茫然無措。

你置身事外的看著,腳步蹣跚的問句走進腦海,喚醒了該是沉睡著的意識。
只要不是沒有關係就不能不在意嗎?你做得到嗎?
誰知道呢,還沒發生以前所有的設想都是虛假的。就連那個快要洩洪的海水也是喔,只不過是幻影罷了。正因為是假的所以才這麼的恣意妄為,消耗著,毫無節制的,流失。
薄弱的抵抗被忽視,你固執的踏上旅途,路燈閃爍不定。
虛晃而過的身影,像是待在老舊的電影院,暈黃的燈光使之如幻燈片一般的模糊不清。生鏽的機械吃力的運轉,投射在螢幕上的字眼不斷跳動著,看過無數次的影片來到最熟悉的橋段。

『擱淺的魚張開嘴大聲嘲笑。』
『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你在騙人!』

尖銳的聲音刺穿鼓膜,在腦裡轟然炸裂。
火光沖天。舉行祭典似的載歌載舞,掛著絢麗面具的人們將祭品投入火炬,嘻笑、啜泣、怒吼,細細碎碎的聲音悄悄地爬進損毀的耳、進入殘破的腦,像是含糊不清的咒語,不成字句卻意義重大。
向神祈求般舉高雙手,模糊的視線裡佈滿嫣紅。不要抗拒,讓你的舌感受那絲溫熱,讓你的肌膚觸碰那種滑嫩,奶油似地溶化在神經突觸上;海之母賜予的味覺只是為了讓你嚐到新芽破開泥土時的感動。
青帝與夜皇共舞,沐浴在龍王的獻禮,流連在為神而生的萬物之上;幸運兒的你破例受邀這場晚宴。
最終在花瓣落下前一刻歸於寂靜,而蜿蜒的筆觸讓嫣紅取代夜幕,相互接連的地方手法粗糙,缺角的刀鋒不顧後果的強行突破。不祥的預感扎進指腹,你吃痛的鬆開。支撐世界的最後一絲力量被剝離。
鏡像破碎,粉身碎骨的幻覺。匆匆一瞥,看見鏡中的自己笑得如孩童般純真,伴隨著純粹的惡意。

另一個你張開口。
那是存在這裡卻不存在那裡的聲音。但這裡和那裡又是哪裡,呢?
不可以說喔,是秘密。我們的秘密。
似曾相似的聲音遙遠得聽不清楚,有如夢囈。

當繁華化為瞬間,什麼都不存在了,包括那些接受光明面與黑暗面的、互相矛盾的東西。
只是瞬間,瞬間呢。那何其短暫的瞬間其實擁有無法想像的漫長喔。
你知道嗎?
低聲細語的是被遺忘的嗓音,被遺留在睡夢裡的語調,被隔絕溫暖的氣息,被憎恨而愛慕著的那個人。
只是瞬間你們便錯過,救贖罪人的機會。
他這麼說,依舊是那麼毫不在意的說。
淺紫色的人影離去,臨走前的剎那,你不自主的瞇起雙眼。
無數的蝶影在瞬間吞沒他的身形,在瞬間消失在你眼前。他說過的瞬間。

許久以前你曾聽過蝴蝶的故事。
淺紫色的,你想那蝴蝶也是如此的美麗,就如同他的美麗。儘管至始至終他都背著光望向你,冷漠的。
『昔者莊周夢為胡蝶,栩栩然為胡蝶也。自喻適至與,不知周也。
俄而覺,則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夢為胡蝶與?胡蝶之夢為周與?』
你輕聲低吟。然後睜開眼睛,迎接忘卻過去的早晨。



Fin





腦殘的抽風之作,撤文可能(何
染過色的白紙是不會再變回白色的



這裡是 竹林深處

http://blog.yam.com/user/mysky7.html
摩可拿.摩多基
哈棒國僕人
 
文章: 37
註冊時間: 週六 5月 03, 2008 12:17 pm
來自: 腐界

回到 創作發表-短篇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