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112: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112: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112: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112: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112: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112: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112: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112: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112: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112: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4752: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ROOT]/includes/functions.php:3887)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4754: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ROOT]/includes/functions.php:3887)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4755: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ROOT]/includes/functions.php:3887)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4756: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ROOT]/includes/functions.php:3887)
九把刀。網路文學經典製造機 論壇 • 檢視主題 - 末日將臨,群魔亂舞 『魔瞳』第二十八章 鐵面背後(28/10,p.4)求評

末日將臨,群魔亂舞 『魔瞳』第二十八章 鐵面背後(28/10,p.4)求評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文章黯然銷魂者 » 週三 2月 14, 2007 8:59 am

最後由 黯然銷魂者 於 週三 2月 14, 2007 9:05 am 編輯,總共編輯了 2 次。
黯然銷魂者
哈棒國僕人
 
文章: 46
註冊時間: 週四 12月 23, 2004 11:12 am
來自: 香港

文章守護月光 » 週三 2月 14, 2007 9:00 am

守護月光
哈棒國貴族
 
文章: 307
註冊時間: 週一 1月 16, 2006 3:36 pm
來自: 光極盡,不滅地。

文章黯然銷魂者 » 週三 2月 14, 2007 9:03 am

黯然銷魂者
哈棒國僕人
 
文章: 46
註冊時間: 週四 12月 23, 2004 11:12 am
來自: 香港

文章黯然銷魂者 » 週四 2月 15, 2007 5:18 am

請大家繼續支持啊~


第八章 天使大戰


「撒旦教?不過是一個欺世騙眾的組織,又有甚麼有趣可言?」我以幾不可聞的聲音問拉哈伯。
拉哈伯用尾巴向光頭俘虜的指了指,用傳音入密跟我說道:「你把他的上衣拿起,看看他的左肋是不是有一個標記?」
我吩咐光頭俘虜把衣服脫掉,只見在他被沸水灼得火紅的皮膚上,繡著一個黑色標記。標記由一大一小的圓形組成,大圓形居外,中央有一五芒星與其相連,而星的中心又有一小圓。這五芒星跟一般所見的擺著相反方向,即是兩角向上三角向下。


我問道:「這標誌又是甚麼來頭?」
「這是真正代表撒旦的標記:外圓代表人間,倒五芒星代表撒旦,因為星星向上的兩角是撒旦雙角的象徵,而星形中的小圓就是魔瞳。」拉哈伯解釋道。
「原來如此。」我恍然大悟。
「這個撒旦教跟那些凡人所設的不相同。凡人所知道的撒旦教其實也不一是崇拜撒旦,只不過他們離經背道,和世人作對,而撒旦據聖經描寫是十分反叛,所以世人才以他作宣傳。」拉哈伯說道。

「那麼真正的撒旦教呢?是撒旦所創的嗎?」我問道。
「可以說是,又可以說不是。」拉哈伯若有深意的說。
我罵了一句,拉哈伯才笑道:「待會兒等那小子也出來後,我才跟你們詳加說明吧。」



光頭俘虜見我突然不發一語,可是臉上表情反覆,以為另思甚麼毒計整治他,卻又不敢作聲,只是縮作一團顫抖。
我見狀,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不要怕啊,我不會吃人,只會殺人,但如果你乖乖合作,我也不會亂開殺戒。」光頭俘虜聽後,只是不住點頭。
我問道:「你們撒旦教是拜祭撒旦的吧?」光頭俘點了點頭。
「那你們豈不是打家劫舍,無惡不作?」


「那…..我們撒旦教也有自己的規矩,不會讓教眾胡作非為,只不過我們更加注重面對人性的慾念。是面對,不是無理禁制。」話題一牽涉到「撒旦教」,光頭俘虜又鎮定下來。
「可是你們會殺人啊。」我笑道。
「那是因為有人不接受我們的邀請加入我教,而且出言悔辱,我們才會把那些無可救藥的蠢材毀滅。」光頭俘虜義正詞嚴的說道。
「哈哈,你們殺人,不怕下地獄嗎?」


光頭俘虜正容道:「不會,地獄乃我主所統領的地方,我主會以身體作地,讓我們教眾能踏著我主的聖體,在火海中絲毫無損。只要相信我主,我主都會願意無私的把身軀讓世人踐踏,所以只有那些不聽我們勸導的罪人才需飽受業火的煎熬。而我們的行動早已得到教主的批准,所以不會被業火所傷。」
我微笑搖頭。想不到這撒旦教的中心思想,還是跟基督教如出一轍。



這時候只聽見水龍頭關掉的聲音,不一會兒,子誠已換過一身乾淨衣服走出來。
跟虛假的愛妻亡魂傾訴過後,子誠的精神顯然飽滿得多,眉宇間也透露出精明幹練的神氣。
他看到坐在地上的光頭俘虜後,突然一把揪起他,怒聲喝道:「說!我妻子是不是你的同黨所殺的?」
光頭俘虜被我的精神折磨後,平常原本兇巴巴的神氣早已蕩然無存,這時被子誠拿住逼問,只結結巴巴的道:「我……甚麼也不知道,我接到……接到的命令只是要把一名青年或者黑貓,不論死活都捉回去。」這時候我已經更加肯定他們的目標是我和拉哈伯。


子誠忽然轉頭看著拉哈伯,臉現驚訝之色,然後才慢慢把光頭俘虜放回地上,想是拉哈伯利用傳音入密勸他冷靜些。
接下來我審問了光頭俘虜關於撒旦教的事情,可是他職位低微,所知的也不甚詳盡,最有用的資訊還是香港分部的位置。
反覆查問了幾回,確定他真的和盤托出後,我便跟子誠說道:「你還記得我曾跟你說過,支持魔瞳活動需要大量的能量嗎?」


子誠點頭說道:「我記得,你還說過,計算下來,我應該只剩下七天的性命。」
「對,為了生存下去,」我指了指光頭俘虜,「把他的壽命吸收吧。」
光頭俘虜聽著我們的對話,雖然不太明白,可是最後兩句他還是懂的。只見他跪著求饒,說道:「不要殺我!不要殺我!你不是說過我把知道的全都說出來就不殺我的嗎?」看來經過我的幻覺折磨,光頭俘虜開頭的倔強硬朗已不復見。
我笑道:「對啊,現在我又不是要殺你,不過是要你把一些性命分給他罷了。你曾殺三人,現在只是取你幾年壽命不算過份啊。」
光頭俘虜只是不住叩頭,口中求饒。



「放過他吧。」子誠忽然說道。
我不禁愣住,隨即皺眉頭道:「這……你只有一星期的性命,不吸收的話可會死掉的啊。」
卻見子誠搖搖頭,說:「我另找一名壞人,他已經很可憐了,我們放過他吧。」
「可是他也是壞人,他曾經殺過三人呢,那三人還是他的同伴。」我說道。
子誠一邊把他扶起,一邊說:「我看他的樣子,應該早已後悔莫及,我們就給他一次改過的機會吧。」
我皺起眉頭,正要出言反駁時,忽然心生一計,故作無可奈何的說道:「好吧,就依你所言,把他放走好了。但為免他再為匪作歹,你跟他訂下契約,如果從今以後他稍動殺心,便得把性命盡數轉送給你。」


子誠想了想,似乎覺得此計尚算可行,便點頭說道:「好吧,就依你。我該怎樣和他立約?」
我跟他說:「就像我把命賣給你時那樣子,把你的血和他的血混在一起,然後說出條件,如果雙方都答應了就行喇。」
接著子誠便如我所教導般,咬破指頭,然後把血滴在光頭俘虜的傷口中。
血水混和後,子誠便提出剛才的條約,光頭俘虜聽到我們放他一命,當然沒口子的答應。待一切事成,我們便放他離去,臨走之前,子誠還重重的告誡他一番。


光頭漢連番答應,然後便如箭般逃走了。
我看在眼裡暗暗好笑,這時拉哈伯利用傳音入密問道:「小諾,你在弄甚麼玄虛?」
我小聲道:「你趕快到窗邊,然後吩咐一隻貓兒在他面前走過。」
拉哈伯不明所以,卻還是照我的話去做,跳到窗邊,「喵」的一聲。



我也跟著來到窗前,只見光頭漢沿著後巷離開。
在拉哈伯叫了一聲後,一隻原本待在後港陰暗處的野貓低沉地應了一聲,然後便不徐不疾的走到光頭漢面前。
這時候我大喊一聲,光頭漢聞聲回到看看,見我只是微笑揮手,便強笑點頭,然後加快步速,轉身離開。
當光頭漢轉身時,那野貓正站在他面前,他卻沒有反應,依舊自顧自的走路。可是才多走數步,他便停了下來轉過身子,笑容滿臉的看著野貓兒。

拉哈伯「咦」的一聲,顯然也對光頭漢得舉頭不堪明白。只見光頭對野貓稍稍打量,忽然提起右腳,似是想把野貓踢死。
可是他的右腳一提高,便再也放不下來,因為他已動殺心,按照契約,已經把性命盡數轉給子誠了。


「這時甚麼的一回事?」拉哈伯小聲問道。
我笑說:「其實我剛才我大聲喊他,引他回頭時,已經利用『鏡花之瞳』改變他的思想。在他眼中,那隻野貓的外貌可跟你有七成相似。我斷定他為了回到組織不被責罰,必定會把那黑貓捉了回去混充交差。而為免那隻偽黑貓洩露底細,他一定會把牠殺了才拿回去。這一來殺心動了,便得把命送給子誠。」


拉哈伯聽到我的解釋後,也不禁點頭讚好。
這時候卻見子誠低下頭,不住在自己身上摸來摸去,疑惑道:「怎麼突然間精力充沛似的?」
我看著他臉上大惑不解的神色,笑道:「像我賣命給你那時候的感覺嗎?」
「正是!」子誠抬頭說道。
「看來那光頭已經死了。」我故作黯然的道。
「怎麼會突然死了?他不是才剛離開嗎?」子誠驚訝道。
這時候拉哈伯從窗台上跳到地上,說:「看來他剛才不知對甚麼東西動了殺心,不然性命都不會轉嫁到你身上。」


子誠聽到後,嘆了口氣,道:「唉,明明已放了你一條生路,讓你重新改過,為甚麼還要妄動殺機呢?」
拉哈伯一躍上床,輕晃著尾巴說道:「這種人死不足惜,我們也別再討論他了。」
我見子誠還尤自長嗟短嘆,於是便拉著他,說道:「不要為那光頭覺得傷心吧,反正他回到組織後必定要接受慘絕人寰的酷刑,這樣子死去說不定是種解脫。」
子誠聽後,心裡稍為釋然,嘆道:「也許吧。」


這時我已經拿了兩張椅子到床前,讓我和子誠坐下來聽拉哈伯的話。
我們坐下來後,我先簡單介紹一下拉哈伯的來歷。當子誠知道拉哈伯不單是頭千年老鬼,更是撒旦的七大手下後,已驚訝得張大了口。
拉哈伯故作不見,自顧自的道:「好吧,子誠,不若你先說為甚麼會在商場頂樓受傷吧。」
子誠點點頭,坐正身子後便把整件事的來龍去脈說出來。



「自從若濡去世後,我便終日行屍走肉。雖然想把兇手揪出來卻又苦無頭緒,因為若濡被殺的時候在清晨,那街道附近根本沒有路人目擊整件事,甚至連子彈的型號都不能查探出來。上頭見我失魂落魄的樣子,便好心讓我休假。可是若濡的死實在太過突然了,我一個人在家裡,擁有她的片片回憶都不其然的浮現出來。有時候看著一張張合照,想起我們新婚不久,兒子又快要出世,卻忽然失去一切,我的眼淚便又不爭氣的流出來。我傷心欲絕,只好終日借酒消愁。直到昨天,我正喝得大醉之時,手電忽然響了起來。我接了電話,卻只聽得對方說道:『如果你想知道殺你妻子的人是誰,明天六時,來萬兆商場的頂樓。』便已掛線。我好生奇怪,雖然不知致電者是誰,但只有一絲希望我也要把握,於是便依言赴約。」


「我來到約定的地方後不久,忽然有三名光頭黑衣人從升降機中出現,殺氣沖沖的走過來。我立時知道這是陷阱,但退路已給他們阻擋住,只好奮力一戰。可是我孤身力弱,很快便不敵被擒。他們不沒有立即把我殺掉,只是不停對我虐打嘻笑,直到他們忽然笑道:『這麼沒用,難怪連自己妻子被殺,兇手是誰還懵然不知。』然後又說了一些難聽得話,辱及若濡。我立時悲憤填膺,雙手忽然生出一道怪力,掙脫束縛,然後瘋狂地毆打那三個光頭漢子。那時候我理智盡喪,腦海只有一股聲音在徘徊,說:『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我不住把拳頭往他們身上送,直到後來我已把其中兩個打死了,餘下的一個也早奄奄一息。當我想了結他時,忽然聽得一下槍聲,原來我被他暗藏的手槍擊中胸口。我支持不住,倒下地來,接著的事,你們都知道了。」



我們一直不作聲,待子誠把話全都說完後,拉哈伯才說:「你忽然失去理智,變得力大無窮是因為身上魔氣發作的效果,我也是因為你的魔氣才來找你。」
「這一點永諾早已告訴我。那三個被我殺掉的光頭漢就是撒旦教的教眾嗎?」子誠問道。
拉哈伯點點頭,這時候我不耐煩的問道:「老貓,你就快點跟我們說一說撒旦教吧。」
拉哈伯瞪了我一眼,說道:「我正要說,但在這之前,我想子誠應該要先知道歷史的真相。」
我攤手說道:「好吧,你便慢慢跟他說。」說罷便閉目養神起來。



過了半晌,只聽得拉哈伯問道:「你知道聖經吧?」
「我和我妻子都是基督徒,當然知道。」子誠說。
「嗯,我跟你說,其實所謂聖經,內容十之八七都是假的。」
「這……這怎麼可能?聖經不是神的話語嗎?」子誠訝道,顯然不願相信。
「為甚麼不可能?其實有一小部份的聖經的確記載了上帝的說話,但大都不過是一些凡人自己想像出來,用以箝制人民思想的神話故事。說聖經是上帝在背後編寫的更是好笑,只要看看新舊約,便發現當中所描寫的神的性格根本是前後不一,而且那些所謂神的話語也大是矛盾。」


子誠默不作聲,但相信他還是不他相信拉哈伯的說話。
「那邊的書桌放著一本聖經吧,過去把它拿過來。」拉哈伯吩咐道。
子誠應了一聲,便離開了坐位去拿書。
這時聽得拉哈伯說道:「其實聖經的矛盾實在多,因為那不過是凡人所著的書,只是世人愚笨,還把它當成金科玉律,對錯誤之處視若無睹。你看看『創世記』首兩章吧,自會發現矛盾之處。」
子誠好一陣子沒有說話,看來是在細心閱讀。忽然聽他「啊」的一聲,說道:「這……這可能是傳譯時的錯誤吧?」

其實拉哈伯所說的矛盾是指聖經記載人類誕生的時間。在「創世記」第一章中,是先有各種動物,然後上帝才把人類創造出來作萬物的統治者。可是在根據第二章的記載,上帝創造了人類後才捏土製成各種飛禽走獸。


這時候拉哈伯冷笑道:「如果這本聖經背後真的由上帝所操縱,在翻譯中他又怎會容得下這種錯誤,何況我曾讀過最古老的希伯來文聖經,也是存在著這些矛盾。」
隔了好一會兒,才聽得子誠苦笑道:「好吧,反正你也沒有欺騙我的理由。」
「我跟你說了,其實是希望你能不再對所謂的聖經執迷不悟。那書中記載的某些事情人物當然確實存在過,不過我們現在的重點不在那裡,那些容後再談吧。你聽過天使之戰嗎?」

看來子誠在搖頭表示不知道,只聽得拉哈伯續道:「那麼我便詳細跟你說吧。天使大戰,即是天使與魔鬼的戰爭。自有創世以來,天使大戰曾爆發過兩次;第一次戰事發生於人類初造不久,大天使撒旦私自下凡去引誘夏娃偷吃禁果,最終上帝發現後要將其逐出天堂。」
子誠「噢」的一聲,道:「這個我知道,聖經曾說過。」


「對,但接下來的可是聖經沒有記載。撒旦的身份本來非比尋常,除了是位階最高的大天使外,他更是被喻為『最接近神的人』。可是不知何故,他忽然反抗上帝的命令,引誘那兩名人類偷吃禁果,最終落得被懲罰的下場。撒旦深深不忿,憑著個人魅力以及在天堂的名聲吸引了大班追隨者,遂率領三分一的天使,趁上帝創世後元氣大傷,先發制人,和餘下三分二的天使展開了一場持續三天的激戰。」

「由於撒旦所招攬的天使平均階級較高,所以在戰爭中佔盡上風,大獲全勝。可是在戰爭快要結束之際,上帝亦已休息了三天,精神稍復,便即出手把撒旦擊至重傷。撒旦軍群魔無首,立時士氣銳減。天使軍乘勢反擊,把撒旦餘軍盡數擒住,交由上帝發落。接著,上帝把撒旦追隨者的雙翼全部折斷,沒了翅膀的天使已經不能再逗留天堂,可是上帝也不忍心殺了他們,於是便使他們墮落凡間,不單廢除他們永生的資格,使他們有了壽命,而且更奪去他們天使的稱號。從此以後,這群墮落天使都有一個新稱呼,魔鬼。」

拉哈伯說罷,忽然止語,幽幽的嘆息起來。我想那是因為他回憶起那時候的情景,感慨起來。還記得以前他跟我說這段歷史時,說到這個部份,都是默言了好久才再把話接下去。
看來那種被放棄的悲傷,過了千萬年後還是感受甚深。

於是我便睜開眼睛,坐正身子,向子誠說道:「接下來的由我跟你說吧。」
子誠點了點頭。我看他神色似是同情,看來他也察覺到拉哈伯的悲傷。
我拍了拍他的肩,向他微笑表示不要擔心。


我接著說道:「其實撒旦變反叛的原因從來沒有人知道,但其他天使對他十分信任,也沒有過問太多。後來群魔被貶下凡,撒旦到了人間卻忽然銷聲匿跡。這群被遺棄的墮落天使便在人間肆虐,四出引誘人類犯罪,更引發無數戰爭疫病,以便吃食他們的負面情緒維生。這情況一直維持到光之子,耶穌基督的降臨才被打破。其實耶穌降世的主因除了傳頌福音,另一個目的就是率領天使,重主人間。而耶穌也不是遇魔便殺,他不計前嫌,勸導群魔改邪歸正,留在地上作他的追隨者。很多本是天使的魔鬼早已過膩了引誘世人的生活,悔不當初,雖然耶穌不能讓他們立即生回翅膀,離開人間,但不少魔鬼都紛紛變節投向天使軍。」


「那撒旦呢?他還是不見蹤影嗎?」子誠問道。
我搖頭說道:「不,在耶穌降臨的時候,撒旦再次出世,率領餘下的魔鬼向天使軍作出反擊。雖然有不少魔鬼加入天使軍,使之數目一下子蓋過魔鬼軍,可是有些改邪歸正的魔鬼到了戰場後,受到舊伴引誘又倒戈相向,所以雙方的情況非常混亂。」


「那時候人間已非當初的樂土,魔鬼們長期生活在環境惡劣的地上,所經歷的磨練根本不是在天上享樂的天使們可比擬。那些本為天上高階天使的魔鬼本身實力早已較其餘的天使較高,後來又在凡間生活千年,於戰鬥力而言,魔鬼軍其實遠遠拋離天使軍。而這一次,上帝不知何故沒有加以干預,如此一來,縱然天使軍人數較多,但魔鬼軍戰力較強,雙方勢均力敵,交戰之下兩軍都損失慘重。這場戰爭一直維持了二十五年,即是耶穌成年後在地上生活的那段時間。二次天使大戰比第一次實為激烈,天使和魔鬼軍都血流成河,元氣大耗,直至雙方的主將一死一傷,第二次天使大戰這才結束。」


「那麼……最後到底是誰死誰生?」子誠問道。聖經本言耶穌需死,但在三天後復活了,可是現在子誠已經知道真相和聖經剛剛相反也不出奇。
我猜到他的心意,笑說:「放心吧,耶穌沒有死去。地獄之皇撒旦在這場戰爭中喪生了,而耶穌也因為身受重傷,不得再留在人間,需要返回天國治療。」
「天國?你不是說天國不存在嗎?」子誠疑心頓起。
「天國跟天堂不同,天國是上帝天使居住的地方,人類死後的靈魂並不能到達那裡。」我解釋道,這也是事實,天國是一個實質存在的地方,但天堂只是一個靈魂容器。


子誠點頭接受的解釋,可是還是沉默思量起來,顯然這個歷史真相根他所認知的相差太多,一時間難以接受。
這時候我對著想得出神的拉哈伯說:「好了老貓,我已經把他要知道的都說完了,你也應該告訴我們撒旦教的事吧?」伸手想推拉哈伯一下。
拉哈伯在我的手碰到他之前,已經揮尾巴擋開,罵道:「行了,不用動手動腳。」
我笑了笑,也不反駁。

拉哈伯思索了一會後,說道:「其實撒旦教的出現於第二次大戰之後。」
子誠聽後訝道:「那時候撒旦不是死了嗎?」
拉哈伯點點頭,說:「對啊,那時候撒旦的確死了,可是正因為他死了,一個早懷私心的魔鬼便乘機奪了他的名號,自稱撒旦,成立了撒旦教,招集其他魔鬼和引誘世人加入。那假撒旦對人類懷恨在心,認為如果不是人類,他便不會被折翼墮落凡間。所以他吸收人類教眾,
只不過當他們是食糧而已。這個撒旦教無惡不作,很多歷史上的大戰或屠殺都是由他們引發,因為那位偽撒旦認為人類是低等的動物,可以任意殘殺。撒旦教發展二千年,到現在已經滲透各個地方了。」

「那個魔鬼是誰?是七君的人嗎?」我問道。
拉哈伯點點頭,說:「對,那名魔鬼叫薩麥爾。」
這時候子誠「噢」的一聲,說:「他是不是有十二片毒羽翼的墮落天使。」
拉哈伯說道:「嗯,他本來有十二片翼,速度實是天使界第一人,但後來都盡給上帝折斷了。」
「難怪他會對人類懷恨在心。」子誠嘆道。
「嗯,這個薩麥爾到現在應該還在當著撒旦教的教主吧,但至於把你和你妻子殺掉的原因我就猜不透了。」拉哈伯說道。
子誠無奈地嘆息道:「這層我也不明白,若濡說她剛死不久,記憶還模模糊糊,不然我們就可以抓到那兇手。」


甚麼記憶模糊的話是我故意讓那幻象跟子誠說的,這時候我笑道:「本來的確要等到你妻子的記憶稍稍恢復才可知道那兇手的樣貌,但現在卻有一個更快的方法可以看你妻子死前的記憶。」
子誠立時跳了起來,歡天喜地的問道:「甚麼方法?」
我指著他的左眼,笑道:「就是你的魔瞳。」


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黯然銷魂者
哈棒國僕人
 
文章: 46
註冊時間: 週四 12月 23, 2004 11:12 am
來自: 香港

文章伊比利斯 » 週四 2月 15, 2007 9:40 pm

妲己?扯到九尾狐一定會講到她,而且形象統一絕無改變啊。(嘆)
妲己或褒姒也許是同一個吧,楊貴妃一定不是,想想她怎麼死的...
話說我也不覺得國家會因美人而滅,那還不是皇帝笨?(笑)

天使大戰好像沒必要用這麼大篇幅,如果一定要寫的話。(哈欠)至少,我看過天使禁獵區,以上內容幾乎全同。不過那裡面lucifer是被上帝派下來的就是了。因為相對於上帝的神聖,需要一個邪惡的印象,所以他成為犧牲者...

→地獄乃我主所統領的地方,我主會以身體作地,讓我們教眾能踏著我主的聖體
這個設定也是一模一樣。難道資料來源相同?
人要學會自己尋找一些小幸福,比如到街上看一看不屬於自己的美女,到銀行看一看不屬於自己的鈔票。然後到街上找一個乞丐,對自己說:沒關係,剛剛那些他也沒有...
頭像
伊比利斯
哈棒國貴族
 
文章: 409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19, 2005 8:55 pm
來自: 我家

文章黯然銷魂者 » 週五 2月 16, 2007 4:35 am

黯然銷魂者
哈棒國僕人
 
文章: 46
註冊時間: 週四 12月 23, 2004 11:12 am
來自: 香港

文章黯然銷魂者 » 週五 2月 16, 2007 4:38 am

黯然銷魂者
哈棒國僕人
 
文章: 46
註冊時間: 週四 12月 23, 2004 11:12 am
來自: 香港

文章龍神不敗 » 週五 2月 16, 2007 9:22 am

有人說人在憑空創造時會以自己腦海熟悉的人事物為本延伸創造,所以一般人對天使跟撒旦的形象了解都差不多,所以會產生類似的設定也無可厚非啦!

劇情架構上還滿穩的,但是有個小缺點,總感覺不出出場人物的存在感,你的場景還有人物外觀等視覺上的描寫是好的沒話說,但是在人物個性不夠突出,每個人都好像出場做完指定動作就退場了~
龍神不敗
哈棒國皇族
 
文章: 791
註冊時間: 週四 9月 07, 2006 5:07 pm
來自: 地獄

文章黯然銷魂者 » 週五 2月 16, 2007 4:13 pm

黯然銷魂者
哈棒國僕人
 
文章: 46
註冊時間: 週四 12月 23, 2004 11:12 am
來自: 香港

文章黯然銷魂者 » 週五 2月 16, 2007 4:14 pm

黯然銷魂者
哈棒國僕人
 
文章: 46
註冊時間: 週四 12月 23, 2004 11:12 am
來自: 香港

文章守護月光 » 週五 2月 16, 2007 4:17 pm

守護月光
哈棒國貴族
 
文章: 307
註冊時間: 週一 1月 16, 2006 3:36 pm
來自: 光極盡,不滅地。

文章黯然銷魂者 » 週日 2月 18, 2007 3:31 pm

黯然銷魂者
哈棒國僕人
 
文章: 46
註冊時間: 週四 12月 23, 2004 11:12 am
來自: 香港

文章黯然銷魂者 » 週日 2月 18, 2007 3:35 pm

黯然銷魂者
哈棒國僕人
 
文章: 46
註冊時間: 週四 12月 23, 2004 11:12 am
來自: 香港

文章黯然銷魂者 » 週一 2月 19, 2007 11:06 am

第十一章 佛羅倫斯


殘陽在起伏的山丘間無聲西下,天邊雲彩染上沒可形容的色彩。
子誠駕著跑車,在通往機場的青馬大橋中奔馳,車窗外是平常難得一見的廣闊美景,可是眾人都沒有心情欣賞。
車廂中沒有音樂,只有煙兒啜泣的嗚咽聲。


「小諾,你快點給我擺平她,不然我會讓她昏死過去。」坐在前坐的拉哈伯利用傳音入密跟我說道。
「煙兒乖,不要哭了,大哥哥答應你一定會把你媽媽從撒旦教手中救出來。」我邊勸慰邊煙兒向拉哈伯瞪眼。
「如果讓那些臭男人看到我媽媽的美色,他們……我……我不想媽媽受到傷害……」煙兒慘然泣道。
我拍了拍她頭頂,笑道:「可是你這樣子也於是無補,我們此行到意大利勢必有一場惡鬥。這般哭到佛羅倫斯也不是辦法,你可以要休養充足才能應付啊。」

煙兒聽到後禁聲止哭,可是淚珠仍舊長流不止。
我向她遞上一張面紙,柔聲道:「煙兒,大哥哥答應你,無論如何都會把你母親救出來,任何欺負過她的人我都不會放過。」頓了頓,續道:「何況你媽媽的實力比她嬌滴滴的外貌厲害得多,敵人不可能任意妄為。」
煙兒看著我,一臉感激的說道:「謝謝你,大哥哥。」
我拍拍肩膀示意她伏在我肩上休息,煙兒淡淡一笑,側過頭倚在我的肩上養神。
車廂,復又平靜下來。




在我們找到煙兒的時候她已成了淚人,泣不成聲。我們聽著她邊哭邊說,好不容易才聽出一個事情的大概。原來那天晚上,妲己和拉哈伯會面後便即帶著煙兒遷到偏僻之處。據煙兒所說,到了新居後妲己整天呆在家中,神不守舍,看來是在考慮出山的事。煙兒想勸說妲己協助我們,可是對於她的話妲己總是有一搭沒一搭的。直到昨天晚上,煙兒出外購置糧食,回家的時候卻發現一片凌亂,東西都被人翻倒,妲己竟也失踪了。
現場沒有打鬥過的痕跡,兇徒也沒有留下甚麼提示。


只是,有人在雪白的牆上寫了三個斗大的殷紅血字。




「薩麥爾……」拉哈伯在前座探頭問道:「煙兒,你媽媽在這幾天有沒有說過甚麼奇怪的話?」
煙兒伏在我的肩上,輕輕搖頭,說:「沒有,這幾天媽的話都很少。」
拉哈伯把頭縮回,沒有作聲,似是在思索甚麼。
我向他問道:「怎樣,你覺得是誰擄了妲己?」我在找到煙兒之前已經把在撒旦教聚會的事告訴他們。雖然兇徒用血寫下薩麥爾,可是按時間計算,擄掠的人決不會是我在電腦螢幕見到的鐵面人。我也曾拷問過羅虎,可是他對擄走妲己一事全不知情。


「可能是薩麥爾,可能是其他魔鬼。」拉哈伯說。
「你這樣子不就是甚麼都沒說嗎?」我沒好氣地說。
拉哈伯回頭瞪了我一眼,道:「若說你見到的那個鐵面人就是薩麥爾我可萬萬不信。據你形容那人的表現十分瘋狂,鋒芒太露,這跟薩麥爾一貫的凶狠陰沉性格截然不同,所以擄走妲己的可能就是薩麥爾本人。可是薩麥爾對權利極為留戀,決不可能把自己一手創建的撒旦教雙手奉送給別人,也說不定是他性格大變,所以你看到的鐵面人也可能是薩麥爾,而擄走妲己的是他派的手下。」



「我的直覺告訴我,那個鐵面人不會是薩麥爾,因為從他的言語間我感受一股不小的恨意。如果他真的是薩麥爾,照說不會跟我有甚麼深仇大恨,而且他的表現實在孩子氣得很,根本不像一個能把撒旦害死的人。」我回憶著鐵面人的舉動,把看法說出來。
拉哈伯「嗯」的一聲,道:「你說的也不無道理。其實妲己跟薩麥爾早有嫌隙,當初七君重選,反對妲己加入,指責她血統不純的人正是薩麥爾。」
「無論如何,這次我一定要把吃過的苦十倍奉還給他。」我握緊拳頭堅決地道。


這時,正在駕車的子誠插話:「究竟那薩麥爾是甚麼來頭?竟然可以把小諾魔瞳的招數反彈。那是他的魔瞳能力嗎?」想來拉哈伯在這幾天的訓練中,應該有跟他詳細解說魔瞳的特色。
拉哈伯搖搖頭,道:「不,不是魔瞳。」
「是神器嗎?」我問道。
「對,那是十二神器之一,能把所有魔瞳攻擊盡數反彈的『明鏡』。」拉哈伯淡淡的道,我卻倒抽一口涼氣,想不到那塊鐵面具鏡是神器。如果我當時利用「鏡花之瞳」產生一些更具威力的幻象,我很可能會因此死去。


我看到子誠神色甚是疑惑,知他不清楚甚麼是神器,便解釋道:「所謂的神器就是當初上帝所創世後,分別賜予給十二名曾協助創世的天使用以守護伊甸園的器具。」
「守護伊甸園?」子誠奇道。
我點點頭,說:「你知亞當夏娃被逐出伊甸園後,伊甸園的下落嗎。」
子誠想了一會兒後,道:「聖經上說,上帝放逐了亞當和夏娃後,便安置了一把火劍和一名天使去守護樂園。」
拉合伯接口說道:「對,的確是一名天使跟一把火劍,但那只是其中一名天使和神器。其實總共有十二名天使跟神器在守護樂園。」
子誠問道:「那些神器很厲害嗎?為甚麼會在撒旦教手中?」



「當然厲害,那十二件神器都是上帝所製,威力實能開天闢地。可是後來的第一次天使戰爭令這十二具神器中的一部份失落人間。」拉哈伯說道,「幾千年間在世界各地流傳,偶爾給人拾到,那些人往往成為傳奇人物。看來撒旦教是機緣巧合下得到了。」
子誠點點頭示意了解。當了一陣子的魔鬼,看來他已經開始學會接受一些奇特無比的事情了。
拉哈伯隨即向子誠問道:「有否聽過希臘神話中的蛇髮妖女美杜莎?」

「是不是那個別人看到她的眼睛就會被石化的妖女?」
「對,你知道她是怎樣死去嗎?」拉哈伯問道。
「她的死是因為有一個勇士向她挑戰時閉上眼睛,利用盾牌把她的眼光反…….反射!你的意思是傳說中那勇士那面光滑如鏡的盾牌,其實就是神器『明鏡』嗎?」子誠訝異道。
事實上,我亦意想不到原來「明鏡」這神器竟在希臘神話中提及過。
拉哈伯笑道:「沒錯,那美杜莎本就是一名魔鬼,她的魔瞳不是令人石化,而是使肌肉迅間硬化的『僵固之瞳』。那勇士也是魔鬼,實力本來在美杜莎之下,可是他意外得到的『明鏡』殺了美杜莎一個措手不及,使她反敗於自己的魔瞳之中,最後僵化死了。」



子誠恍然大悟道:「原來如此,那麼為甚麼魔鬼會怕銀?」
拉哈伯說道:「我們的身體生來就是怕銀,這是上帝所創造的定律,至於目的我就不知道了。不過不止是魔鬼,其實天使的體質都十分懼怕接觸到銀。」
「天使都害怕銀?」子誠驚訝的問道。
拉哈伯點點頭說道:「對,我們魔鬼本來就是折了翼的天使。不過一般而言我們的皮膚接觸到銀不會有甚麼特別,只有當血液接觸到銀才會產生傷害。」他瞪著子誠的胸口,續道:「不然你早就被你胸口中的銀十架弄傷了。我勸你最好把它包起來,不然你身上有傷口時被它碰到,那種痛苦可不是常人所能夠承受。」


子誠笑道:「這十架可是我妻子送給我的信物,把它包裹著好像不太好吧。」
拉哈伯平淡的道:「話我就說了,聽不聽由你。」
子誠只淡然一笑,沒有接話,看來不並不打算將十字架收起。
忽然見他把駕駛盤一轉,說道:「我們到了。」原來車子終於駛到機場。
因為「鏡花之瞳」的關係,我們沒有辦理任何手續,便即大搖大擺的上了飛往佛羅倫斯的客機。
甫坐下不久,飛機便起飛了。




萬丈高空上的景色,總是令人心曠神怡。
我側著頭,看那明月從陰暗無邊的雲海中探首而出,尤自想得出神。
客機已飛行了數個小時,前座的拉哈伯已經在看第二套電影,他身邊的子誠和羅虎都閉上眼睛,不同的是一個睡著另一個被拉哈伯故意擊昏。
我身旁的煙兒早已哭累,臉上掛著兩行清淚的伏在我肩上睡了。
「媽媽……」煙兒低聲夢囈,顯現在睡夢中仍是牽掛她的母親。
「真是可憐的孩子。」我心下暗嘆,伸手輕輕替她拭去淚痕。
「你還不休息?到了佛羅倫斯可是會有一場龍爭虎鬥。」坐在我前座的拉哈伯一邊看電影一邊小聲說道。


我輕嘆一聲,道:「這次的敵人很厲害吧?」
「當然,光是那鐵面人和擄走妲己的人已難應付,何況還有為數不少的魔鬼。」拉哈伯不徐不疾的說道。
「那麼我們這次可不是毫無勝算可言?」
「對,假如我們沒有你的話。」拉哈伯語氣平淡的道。
我笑道:「我可是連妲己都敵不過啊。」
這時,拉哈伯一躍上了椅背上,看著我說:「小諾,這次旅程可說是非同小可,我和你師父都萬萬料不到那撒旦教竟有這種能力,把所有魔鬼都收歸旗下,這實在大出我們的意料。你要知道,魔鬼大都自傲,很少會居於人下,現在差不多所有魔鬼都投靠了撒旦教,這實在耐人尋味。」
「你的意思是讓我不把力量毫不保留地展現出來嗎?」我問道,「可是後果的嚴重你不會不清楚吧?」


拉哈伯轉過頭看著窗外明月,道:「事急從權,我們不能繼續實行原本慢慢招攬魔鬼的計劃了。這次到了緊急關頭,你就要把那證明拿出來,好使群魔折服。」拉哈伯轉過頭來,雙眼堅定的看著我,道:「小諾,我要你把整個撒旦教奪過來!」
我苦笑道:「還真為難。那麼這次是我自己一個殺進撒旦教總部嗎?」
拉哈伯搖搖頭,道:「不,我和子誠會隨你去,因為無論如何他都要親自手刃殺妻仇人。不過必要時候我會帶他離開。」
我「嗯」的一聲,之後便閉上眼睛,沒有答話。
拉哈伯說得對,一場惡鬥正在意大利等著我,我現在必需休息一下。
無奈閉上眼睛不久,機艙服務員甜美的聲線便傳入耳中。

「各位乘客,本班機已到達佛羅倫斯國際機場,祝各位旅途愉快。」


抵達佛羅倫斯時,已是當地的早上,下機之時,天空剛現曙光。
我們在機場內的免稅店「買」了一些物資後,便決定先入住附近的旅館,因為羅虎只知道撒旦教總部位於佛羅倫斯,確實位置卻不清楚,我們也只好自行打探。
剛走出機場,便看到不遠處停泊著一輛計程車。
「先生,請把我們載到附近的旅館。」我一臉笑容,以意大利文跟司機說。
「啊?是外地遊客吧?」司機親切的問道。
「對,我們從香港來的。」我笑道。


司機豎起大拇指,笑道:「你的意大利文很好啊!這樣吧,我帶你們到費索酒店,那兒設施齊備,看到不錯的風景,不少外國旅客都入住其中。」我連忙點頭叫好。
車子發動後,煙兒小聲跟我說:「大哥哥,想不到你會說意大利文啊。」
我微笑不語,其實我對意大利文一竅不通,真正精懂的人是拉哈伯,剛才的對話都是他用傳音入密跟我說了,然後我一字不差的複述出來。

車子一路向北行駛,沿途風景優美,人跡稀少。
四周都是矮小的房舍,只有遠方一座教堂的圓頂特別宏高,據司機所說那是佛羅倫斯大教堂,是這兒的名勝。
駛了差不多半個小時,計程車最終在一家三層樓高,裝潢簡樸的旅館前停下來。
和熱情的司機道別後,我們便攜帶行李步進旅館。
「早安,請問您們需要多少間套房?」接待員殷勤的問道。他見我們是外國人,所以用了英語發問,這樣我倒能應對如流。
「請給我兩間大套房,最好兩間相連。」我笑道。
「請跟我來。」接待員恭敬的道。


我們的兩間套房位於三樓,佈置雖不精美,東西卻甚是俱全。我、拉哈伯、子誠和羅虎共用一間,煙兒則獨自住在隔壁。
安頓好後,我們叫來五份午餐,然後在房中邊吃邊談。
「你真的不知道總部的位置嗎?能不能跟那個李鴻威聯絡上。」我啃著羅麵包問羅虎。話說回來,本來我和拉哈伯是打算把羅虎滅口,子誠卻心有不忍,替他求情,我們也只好饒他一命。為了不讓他洩露我們的行踪,只好把他帶上。
羅虎狼吞虎嚥的吃著意大利粉,說道:「我如果跟撒旦教聯絡的話,你們的行踪可會被發現呢。」


我點點頭,然後屈指在他腦則一彈,羅虎悶哼一聲便即暈倒,手上的意大利麵都掉在他身上。
我轉過頭,向煙兒和子誠說:「你們在這兒休息一會吧,到了晚上再行動吧,我待會會跟拉哈伯出去打聽一下,你們可以好好看守好這傢伙。」煙兒和子誠連聲答應。
拉哈伯對子誠說道:「你待會就好好養足精神,不要再作訓練了。」子誠點頭答應。


飽餐過後,我和拉哈伯收拾好後便準備出發。臨行前,我看見子誠獨自一人在陽台倚著欄杆發呆。
我不徐不疾的走到他身旁,他見到我,對我微笑一下。
「就快能替你妻子報仇了,緊張嗎?」我笑問。
子誠點頭說道:「有一點兒。」
「把那個李鴻威殺掉後,有甚麼打算嗎?」我問道。
「打算?當然是跟隨你和拉哈伯。」子誠訝異的道。
「我們雖然立了十年盟約,但當同伴可不需要無時刻陪伴在旁啊。你幫你妻子報仇後就可以回復自由了。」我笑道。


子誠搖搖頭,說:「不,我已經下定決心和你們在一起。」
「為甚麼啊?」我笑問。
子誠沒有回答,只看著遠方,問道:「你知道我小時候的夢想嗎?」
我笑問:「當個好警察?」
子誠搖搖頭,露出天真的笑容,說:「跟很多男孩一樣,我從小到大都很喜歡看日本卡通,每每看見那些勇者駕駛著機械人跟入侵地球的怪獸大戰,總是感到熱血沸騰。」


「那你的夢想是保衛地球嗎?」
「對,那是小時候的夢想。可是長大以後,就知道鐵甲人鋼彈只能活在我們腦海中,所以要維持正義,我便去當了警察。」
「嗯,所以你長大後的夢想是維持正義。」我笑道。
子誠點點頭,右手玩弄著那條十字架項鍊,語氣忽然溫柔起來,道:「對,一直到我跟若濡相遇,我才把我的夢想重新改變了。我希望能永遠保護若濡,使她不受傷害。」
「你跟你妻子是怎樣認識的?」我笑問。我知道只有提起他妻子才能使他保持鬥志。


子誠想了一會,一臉幸福的道:「說起來,如果我沒有當警察的話,還不能認識到她。還記得那年我才剛從警察學堂畢業,有一天在巡邏的時候,忽然有一個很漂亮的女生走過來,向我問路。本來我對那區的街道十分熟識,誰知那女生是日本旅客。我不懂日語,而她的英語又不太好,我們指手劃腳,費了很多唇舌才把意思說得明白,說到最後兩個人都相顧而笑。」
「你就是因此認識了你妻子嗎?」我問道。
「對啊,本來和她分別後我都沒想太多,怎料第二天巡邏到同一個地方時,竟發現她獨自一人在那兒等待我。」說到這裡,子誠忽然傻笑,道:「我為人容易受別人感動。那時看到她一個女子在那兒呆等,發現我時立即笑得極為燦爛,我也顧不了自己正在當值,便走上前去認識她了。」


「真感人。」我欣羨的說。
子誠摸著頭,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後來她回來日本,我們仍有保持聯絡,與此同時我在香港參加了日語班,努力惡補日文。每逢假期就去日本找她,她也不時來港探望我。久而久之,我們就自然而然的開始,自然而然的結婚了。」子誠說到後來,聲音卻有點兒走調。
我知道他是憶起現在和妻子人鬼殊途,一時感觸,於是拍拍他的肩示意安慰,問道:「但是這跟你作我們的同伴有甚麼關係?」
子誠強笑道:「若濡已經不在了,我保護她的夢想已經不能再實現。警察的工作我也辭去了,現在我只好重拾兒時夢想,跟你們一起保衛地球。」說到這裡,子誠自己也忍不住大笑起來。


我笑道:「我們這是逼不得已,也不是為了保護那些人類,地球滅了,魔鬼們都不能活下去。」
子誠這時仰天嘆了一聲,道:「這幾天拉哈伯都跟我說了很多魔鬼和天使的事情,可是我聽了,只覺得像神話故事般虛無縹緲,想來我心目中還是把自己當作人類。」
「這也難怪,你才當魔鬼不久。慢慢來吧,你很快就會適應。」我笑道。
子誠搖搖頭,說:「那我希望永遠都不會適應,我始終都不想成為魔鬼。人性嘛,還是保留了比較好。」
我笑了笑,沒有回答。


「話說回來,我對你的認識也不多,不如你也說說自己的事吧。」子誠笑問。
「我嘛……自小父親拋妻棄子,母親意外過世,後父更不知何故想殺了我。」我看著遠方,頓了一頓,道:「連對我有再生之恩的師父都在半年前死了。」
「對……對不起。」子誠一臉歉意。
我開懷地跟他笑道:「不要緊,我早釋然了。反正我是天生的魔鬼,身邊總會發生不幸的事情。」
當子誠想正說甚麼時,我笑著打斷他,道:「好了,再說下去太陽都要下山了,待這次行動結束後,我們再互相加深認識吧,朋友。」
子誠笑著點頭。



離開酒店後,我和拉哈伯根據旅館職員的指示來到佛羅倫斯一家規模不小的賭場。因為大戰在即,我必須吸收大量能量,好應付接下來的激戰,而賭場是一個吸收能源的好地方,因為每個進入賭場的人都懷著很大的慾望。
賭場內污煙瘴氣,人聲鼎沸,每張賭桌總圍著不少賭客,每個人看著桌上賭局,不時發出叱喝聲。我在賭場走了一周,好讓拉哈伯觀察各人身上的能量狀況。

拉哈伯這次隨行的職責只是替我鑑別人們身上的能量份量,因為估算壽命數值的方法我學不來。而拉哈伯本身藏有的能量可是非常龐大,因為自從成為魔鬼後,他一有機會便會跟人類交易,吸收他們的能量。
據拉哈伯自己說,即便他從現在開始不再獵食壽命能量,本身儲藏的絕對足夠他支撐到第四次天使大戰。
假設地球還在的話。

「小諾,那人身上有七十年的能量。」在懷中的拉哈伯長尾遙指一名禿頭中年中國胖漢。胖漢看來只三十多歲,身上贅肉甚多,油光滿面,正在一張賭桌上玩廿一點。
我一聲不響的走近胖漢,才觀察了數回合,便發現他的運氣甚差,每次雖然得到的牌數總是跟莊家的牌子差一點兒。



「廿一點,莊家勝!」胖漢又輸了一次。
胖漢連聲咒罵,看來在這桌上已輸了不少錢,把籌碼拿起急欲離開。
我連忙把他按回座位,坐到他的旁邊,笑道:「老海,想不到竟在這兒碰到了你啊!」
胖漢一臉疑惑,甚有戒心的問道:「你是誰啊?我可不認識你。」
「哎唷,哥兒真會說笑話。」我笑著在他耳邊輕聲說:「那莊家在作弊。」
胖漢聽到後眼中立時精光大現,惡狠狠的瞪著莊家,嘴巴倒不忘配合我,道:「原來是小劉哥,這兒煙霧太濃,害得我剛才看不清楚。」

我暗暗好笑,事實上那莊家並沒有作弊,我說謊只是好讓他不離席。
我小聲跟他說道:「我可以替你把輸掉的籌碼贏回來,並且再多贏一倍。」
胖漢大是興奮,隨即又一臉不信的道:「你的目的是甚麼?」
我笑道:「我不為甚麼,只不過是看不過眼而已。怎麼樣,你害怕嗎?那你把我的話忘掉吧,我還以為你是條好漢。」
胖漢中了我的激將法,立時氣得哇哇大叫,說道:「好!老子就信你一次!如果你敢輸掉一個籌碼,我就要了你的命!」

我笑問他道:「如果真的如我所言贏了呢!」
胖漢怒氣沖沖的道:「老子把命給了你!」
我呵呵大笑,道:「一言為定!」
我笑著把「鏡花之瞳」喚出來,將賭桌上周圍的人都瞧上一眼。
「取牌吧老海,待會你一定會高興死了。」我對著他笑道。


其實剛剛胖漢想離開但被我按回座位上的時候,我手指縫間已暗藏一枝幼細牙籤。當我按在他肩上時,牙籤輕輕刺破他的皮膚,所以尖端殘留著一點兒胖漢的鮮血。我接著迅速把牙籤沾有血跡的一頭刺進自己的指頭,使我和胖漢的血相互混和,達成訂下契約的條件。之後他說如果我贏了就把命給我,便相對成了契約的內容。


接下來的賭局我們當然大獲全勝,胖漢面前的籌碼不多時已堆積如山。
胖漢由起初的難以置信,漸漸變成興奮無比,現在更是意氣風發,一臉欠揍的樣子。
「小哥,你真是我的貴人,如果我沒有碰上你我的錢一定會被這雜種騙光,待會你就把錢拿走一半吧。」胖漢感嘆道。
「我早說了,我只不過是看不過眼罷了。放心吧,我不會取你分文,這局完了我就會走。」我邊笑邊接過從發牌員遞來的牌。
是梅花五。
如果這一局勝了的話,那麼胖漢的籌碼數目會便會比原先的剛剛好多上一倍。


「不會吧,小哥你多多少少都拿一點吧。」胖漢訝異的道。
「我一定會拿,不過不是拿你的錢。」我把第二張牌揭開,是一張紅心七。
「不要錢?那你想要甚麼,能做到的我都會盡量幫你。」胖漢子拍拍胸脯說。
我笑道:「你忘了剛才說話說嗎?你說過假如我把你的籌碼盡數贏回來,並且多賺一倍的話,你就會把命給了我啊。」說罷,看看手中的牌子,是紅心三。
胖漢強笑道:「小哥,我說說而已,我的錢你就盡管拿去吧,這都是你應得的。」
我瞇眼笑看著他,道:「男子漢大丈夫,說過的話就得算數啊。」第四張牌子是黑桃五,這樣的話最後一張卡牌必定要是一點。


胖漢霍地站起來,臉色蒼白的看著我,顫聲道:「你……你想幹麼。」
我一把拉著他坐下來,笑道:「人生自古誰無死,坐下來吧!」我把還未曝光的最後一張牌子遞到他面前,續道:「這張牌一定會是紅心一,如果你揭曉的話一定能勝,到時候你的錢就剛剛好比來的時候多一倍,但代價是甚麼也不用我多說了。」說罷,我起身便走。
胖漢急忙問道:「小哥,你去哪兒?」
我沒有回頭,邊走邊說:「我要走喇,揭牌與否,要生要死你就自己決定吧。」
胖漢在我身後大聲叫喚,可是我沒加理會,只是朝後揮揮手,便帶著拉哈伯走出賭場。



在賭場忍受完好一陣子的污氣瘴氣後,再次呼吸到大街上的清新空氣使我格外舒暢。看看時間,原來現在已是傍晚,太陽都消失了一半。
這時拉哈伯從我的衣領中竄出,坐在我的肩上,道:「小諾,剛才你自己把牌子揭開就是了,為甚麼要多此一舉,讓那肥豬揭曉?」
我舒展雙手,笑道:「我也不知道啊,或者是心有不忍,想給他一個機會吧。」
拉哈伯皺起眉頭,道:「人類是貪得無厭的動物,即使是少少利益,他們都不會放過。我跟你說,這七十年的能量,你是拿定了。」我沒有說話,只朝他笑了笑。



忽然間,我感到精力充沛,周身舒暢無比。
「還真是無藥可救。」我搖頭苦笑。



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黯然銷魂者
哈棒國僕人
 
文章: 46
註冊時間: 週四 12月 23, 2004 11:12 am
來自: 香港

文章高手 » 週四 2月 22, 2007 12:56 am

加油阿~~

等著下一篇~
低調為上策
高手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222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31, 2006 11:21 pm

上一頁下一頁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0 位訪客

cron